来自 中国历史 2019-08-19 00:5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ca88 > 中国历史 > 正文

西周的能工巧匠,细话古人的玉雕世界

玉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以玉为中心载体的玉文化深深影响了古代中国人的思想观念,成为中国文化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其包含有“宁为玉碎”的爱国民族气节,“化为玉帛”的团结友爱风尚,“润泽以温”的无私奉献品德,“瑕不掩瑜”的清正廉洁气魄……中国人爱玉、惜玉、崇玉的历史悠久,人们对玉的喜爱也一直延续至今。今天的故事,就从这些美丽石头讲起——

图片 1

西周,中国早期国家产生和发展的重要阶段。这一时期,政治、经济、文化都有了较大的发展,特别是出现了分工细致的铸铜、陶瓷、制革、纺织、玉石和制骨等行业。手工业的发展,为周人发展社会经济、改善生活起到了促进作用——

细话古人的玉雕世界

图1玉鹿

西周的能工巧匠

玉鹿

图片 2

本报记者王星

玉虎

图2玉蟾蜍

宝鸡古弓鱼国墓地出土的西周丝织物印痕。

玉兔

图片 3

周原地区出土的西周戴龙冠玉人佩。

玉龙

图3

游人在欣赏宝鸡市周原博物馆馆藏的骨器展品。

本报记者 王星

福建余明泾余光仁

铸铜匠反复打磨“制范”是关键

古人爱玉 君子之德美如玉

玉文化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长河的一支主流,中华民族是爱玉尊玉的民族。

制范、浇铸、打磨,三千年前,铸铜匠人在周原的作坊里,紧张而有序地忙碌着……青铜,是一种在红铜中加锡、铅等冶炼成的合金。早在商周时期,青铜器就成为贵族日常生活用品中的常客,后来逐渐演变成特殊的艺术形式。

东汉文字学家许慎在《说文解字》中说:“玉,石之美者。”国人对玉的喜爱,几千年来绵延不断。《礼记》中有言:“古之君子必佩玉”,“君子无故玉不去身”,《诗经》也有“言念君子,温其如玉”的记载,可见古人对玉的钟爱之情。

世界华人中都有崇玉的情节。

我国著名青铜器专家马承源先生曾说过,“世界上凡是有博物馆的地方,就有宝鸡出土的青铜器。”作为“青铜器之乡”,宝鸡地区出土的青铜器数量之巨、精品之多、铭文内容之重要,美誉驰名中外。

从矿物学角度讲,玉就是一种天然的石头。为何这种石头会得到古人的喜爱呢?

两千五百年前,孔子把“君子”、“德”和“玉”这三个要素用人文的红线系为一体,故而:“君子比德于玉”的经典便成为炎黄民族数千年的脉与根的信则。

智慧的周人铸造出许多精美的青铜器,特别是在周王朝的发祥之地——周原。近年来,考古人员在对周原遗址东部的姚家墓地及其邻近区域开展了大规模考古后发现,这里有很多铸铜作坊的遗迹,在中国考古学发展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先从考古实物中找找玉的“身影”。目前,我国发现最早的玉器,是出土于内蒙古敖汉旗兴隆洼遗址的玉玦、玉匕、玉锛等一批小型玉器,距今已有七八千年的历史。也就是说,八千多年前,我们的祖先已经开始崇尚玉文化。

于是乎,玉的发展史也成为中华文明史的缩影。

考古人员发现,商周时期的先民采用范铸法铸造青铜器。在明代科学家宋应星所著的《天工开物》中,就有制鼎的插图,图上绘有制鼎步骤“制范”,亦要选用和制备适当的泥料。一般来说,范的黏土含量多些,芯则含砂量多些,颗粒较粗,且在二者之中还拌有植物物质,比如草木屑,以减少收缩,利于透气性。范的泥土备制须极细致,要经过晾晒、破碎、分筛、混匀,并加入适当的水分,将之和成软硬适度的泥土,再经过反复摔打、揉搓,还要经过较长时间的浸润,这样做好的泥料在翻范时才得心应手。

古人爱玉,并非纯粹是因为外在的美丽,而是重其内涵。人们佩玉在身,以此自勉自比,作为自己的人生启示,规范自己的言行不要出格,所以自古有“君子比德于玉”的说法。《说文解字·玉部》中记载:“玉,有五德:润泽以温,仁之方也;勰理自外,可以知中,义之方也;其声舒扬,专以远闻,智之方也;不折不挠,勇之方也;锐廉而不技,洁之方也。”这就是说,古人认为玉中蕴含五德。

——八千年前辽河流域兴隆洼文化的原始先民,满怀喜悦之情将美玉饰品佩于自己的胸前,从此玉文化的源水百代流淌。

也就是说,铸铜少不了泥模和陶范。2003年,考古人员在周原遗址核心区域的扶风县法门镇庄李村进行考古发掘,他们发现了多处灰坑、陶窑和古墓葬,并出土了一批珍贵文物。令人惊喜的是,在此处的6个灰坑里,出土了一批精细的陶模、陶范,出土数量比较大,但多已破碎,所以具体数量暂时无法确定。经过对这些陶模、陶范的纹饰等仔细研究,考古人员确定这里是一处西周时期铸造青铜器的作坊。

相传,远古时代黄帝分封诸侯时,就以玉作为他们享有权力的标志,以后许多帝王的“传国玺”也都是玉做的。商代使用墨玉牙璋来传达国王的命令,在有文字记载的周代也已开始用玉做工具。历史上,最著名的一块玉就是“和氏璧”。早年间,它曾辗转于各路诸侯之手,后被秦始皇制成传国玉玺,上书“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鸟虫形篆字。在和氏璧存世的千余年间,被奉为“天下所共传之宝”,后不知所终。

——四、五千年前,当红山文化、良渚文化等部落氏族兴起时,玉已超越了本身的自然属性,高翔于人类的精神王国之中。

专家表示,周原自汉代以来出土青铜器数量巨大,为世人所注目,但这些青铜器是在何处铸造的一直是个谜,周原铸铜作坊的发现,对西周青铜器产地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实物依据,也对西周青铜器铸造工艺等考古研究具有重要价值。

中国是世界上开采和使用玉最早、最广泛的国家。古书上关于它的记载很多,名称也很杂,如水玉、遗玉、佩玉、香玉、软玉、汉白玉等等。我们常说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表达的是一种气节,不会为了私利就出卖原则。

——三千年前,商周的国王用佩玉来标榜王室尊严,玉已化为等级的标记。

制骨匠“变废为宝”工艺要考究

可以说,中国有着八千多年的用玉史,三千多年的玉器研究史,我国玉器历史之早、延续时间之长、分布之广、器型之众、做工之精、影响之深,为其他任何国家所不能及。

——两千年前,孔子向他的弟子教诲:玉之珍贵在于象征君子高贵的品德。而此后的道家子弟则把玉奉之峰巅,表示无以复加的敬仰,为玉罩上神秘难测的面纱。

2016年底,在周原举行的国际考古研究学术研讨会上,专家们认为,周人灭商后曾迁移大批商遗民来周原居住,在共同生产生活中把周原的都市发展起来。经过二三百年持续发展,在周原形成了“聚邑成都、两系一体”的大型都市,其规模在当时堪称“世界城市”。

匠人巧琢精雕细刻添灵气

——一千年前,随着世俗世界的崛起,玉终于走下神坛,回归人间。

实际上,周人灭商后,迁移至周原的商遗民中,有许多从事手工业的生产者在此生活,为周贵族和王室提供服务。在2013年的考古工作中,考古人员在周原遗址新发现36处作坊遗址,其门类包括铸铜、制骨、制陶、角器、玉石器等功能各异的手工作坊,从而为人们首次绘就一幅两千多年前的“周原手工作坊全景图”。

商周时期,玉器集中出土于大中型墓葬之中,玉器种类更加丰富。按器物用途大致可分为礼玉类、武器与工具类、装饰品及杂品类,其中装饰类玉器是这一时期出土玉器的大宗。这一时期,玉器不仅是墓主人生前地位与财富的象征,也是宗教与礼制的载体。

——二百年前,清代乾隆皇帝运用王权将玉形象的打造推至极端。

近年来,考古人员在扶风县法门镇云塘村发现了西周时期的大型制骨遗址。“制骨”的历史悠久,最早可以追溯至旧石器时代晚期,古人以动物的骨、角、牙和蚌壳为原料,制作各种生产工具、生活用具、兵器和装饰品。西周时,由于动物的骨、角和牙的来源十分丰富,加上制作比较容易,所以骨角器的数量比商代大幅增加,骨角器与商代一样,有铲、刀、锥、针、鱼钩等生产工具。

《周礼》中这样规定,“以苍璧礼天,以黄琮礼地,以青圭礼东方,以赤璋礼南方,以白琥礼西方,以玄璜礼北方。”古代的方位顺序是“天地东南西北”,分别用六种有色玉器代表。璧,内圆外圆;琮,外方内圆;圭,长条形,上尖下方;璋,形状如圭,两头带尖;琥,弧形,雕成虎形;璜,弧形,一般雕成龙形或鱼形。

玉伴随着文明发展的进程,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扮演着中华文化独有之角色。

云塘村的制骨作坊是西周王朝手工业体系中规模最大、涉及生产工艺最复杂的遗存之一。该遗址位于云塘村西南,其东西长约220米,南北宽约300米,面积达6万多平方米。考古人员发现,在遗址的灰坑中都含有大量废弃的骨料,总计约有2万多斤,可知该地应是倾倒废骨料的场所。这些骨料经鉴定,大部分是牛骨,约占总数的百分之八十,其他有马、猪、羊、鹿、狗骨等。而在周原遗址范围内,除了云塘制骨作坊外,还在庄白西南也发现了制骨遗迹,齐家有铸铜遗迹,召陈、任家有制陶遗迹等,这些遗迹对于了解周原都城遗址的布局很重要。

上世纪70年代,宝鸡国墓地曾出土了玉、石等文物1300多件,其中以鹿、虎、鸟、鱼等为造型的动物玉雕形象生动,器形精美,是上乘之作。2016年10月,宝鸡青铜器博物院新增了常设专题展“明月照琼琚——古代玉器与艺术生活展”,展览汇集宝鸡地区先秦时期精品玉器166件,分“崇礼”“尚美”“天趣”“琢磨”四个单元,展出琮、璧、玦、柄形器等玉器精品,向公众生动全面地介绍了先秦时期宝鸡地区复杂的社会关系,展示了本地玉文化的独特魅力,具有很高的观赏价值和研究价值。

从公元前十七世纪成汤灭夏,到帝辛失国,商王朝五百年春秋弹指一挥间。商后期的二百五十多年,作为重要工艺品的玉器与青铜器,一直是商王朝的主要物质产品之一。以殷墟为中心所辐射的中原地带,始终是商代玉文化成就的主要代表。商以后,西北崛起的周王朝,经过传承学习商代玉雕工艺传统,从而使周玉得以发展和兴旺。

从出土的骨器来看,西周的制骨匠人已熟练地掌握了锯、割、锉、刮、削等一系列技巧和工序。有意思的是,在云塘村众多制骨作坊中,考古人员在一处作坊里发现了铜刀、铜锯以及砺石等制作骨器的工具,且半成品多为骨笄,这表明这个作坊主要是制作骨笄的。要知道,史料中记载周人不论男女都有用骨笄做头饰的习惯,所以这处作坊的发现,也很好地佐证了历史。

走进展厅,玉鹿回首张望、玉龟缓步攀爬、玉虎奔跑向前、玉蝉低吟浅唱……一件件栩栩如生的动物玉雕在灯光、投影、手绘等方式的烘托下,如同精灵一般,“活”在了三千年前的周原大地上。细观这一时期出土的周代玉雕,可以发现,西周时期制玉多为片形结构。这是因为,当时的统治者以商人亡国为借鉴,拒绝奢靡之风,崇尚节俭治国。这种执政理念直接反映在器物上,就是周代的纹饰不及商代的繁缛,归于简洁朴素,所以素面片状的玉器大量增加。

商代玉器与前代相比,规模空前,是突飞猛进的发展时期。《逸周书·世俘解》中记载“凡武王俘商旧玉亿有百万”,可见商制玉昌盛之程度。商代玉器发展的主要原因是玉料来源丰富。妇好墓中玉器多属南阳玉,也有陕西蓝田玉、东北岫岩玉、新疆和田玉。大量玉料供应是商玉器制作的物质基础。

织丝匠千丝万缕慢工出细活

为了让这些玉雕更加鲜活,匠人必定雕琢一番,所谓“玉不琢不成器”,只有细细“琢”出来的玉器作品才有生命力。因为玉的美必须经“切、磋、琢、磨”的繁复工序才能焕发,所以《诗经·卫风》的一首诗中写道:“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据专家推测,古代匠人在治玉过程中,可能先以管具制料,再以线具、片具等工具制作完成。另外,从玉雕作品的口鼻部“中间宽深、两端尖浅”的特征来看,可能是用砣具制作而成,以阴刻的细线显示了动物肌肉的线条流畅,看起来活灵活现。

在商代,玉器是一种象征和代表。玉代表财富,玉代表鬼神崇拜,玉兵杖和礼仪器象征国威。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这首诗出自唐代“诗仙”李白的《清平调》,讲的是见云而想到衣裳,见花而想到容貌。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古人对美,特别是对服饰之美一直有追求。

石之美者寓意美好“话”吉祥

甲骨文“宝”被写作,早期甲骨文 ,造字本义:藏在家里的珠贝玉石等奇珍。它象征房里藏着贝和玉。商人以玉为宝物,是玉崇拜内涵的飞跃。

周人重仪度,因此对服饰打扮尤其讲究。周代服饰大致沿袭商代服制,但略有变化。衣服的样式比商代略为宽松,衣袖有大小两种样式,领子通用交领右衽,一般腰间系带,有的在腰上还挂有玉制饰物。简单来说,当时的着装被纳入了“礼”的范围,讲究什么场合穿什么衣服。

古人认为,玉是上天的恩赐,能够联通天地,将生动的图案雕琢在玉器之上,蕴含吉祥寓意,俗语“玉必有工,工必有意,意必吉祥”就是对玉雕中吉祥图形特征的高度概括。

本文无法全面论述商周玉文化,只是想结合商周玉器收藏,重点来谈谈对商周时期的动物形玉雕的认识。

20世纪70年代,考古人员在宝鸡茹家庄西周弓鱼国墓地中,发现了许多丝织品和印痕。特别是在弓鱼伯墓室中发现两处,其夫人井姬的墓室中发现的丝织品,附在骸骨下的淤泥土上,它们共三层,还有刺绣的印痕。专家们发现,这些附在泥土上的西周丝织物印痕中,丝织物的纹路和刺绣的花纹依稀可见,其单线绣出的图案使用了“辫子股”的针法,有很鲜艳的朱红和石黄两种颜色,清晰可见的刺绣花纹称得上我国古代迄今最早的刺绣工艺实物标本。

自古以来,匠人以刀为笔,来勾勒人们对美好事物的向往。早在史前时期,古人就已熟练掌握了一套虽然原始简陋,却娴熟精湛的琢制玉器的技术。在考古发掘中,曾发现一些原始治玉工具,以及琢制玉器时废弃的边角料和留有加工痕迹的玉器成品。据推测,古时的治玉工序分为采玉、开眼、解玉、钻孔、打磨、镂刻、抛光等。

拙朴生动的动物形玉雕,造型多样,极富艺术感染力。它们承前启后,在玉器的历史中占有重要地位。“承前”指它们对新石器时期动物形器物包括纹饰的一次继承和创新。所谓“启后”是指为秦汉、唐宋到明清时期的动物形玉雕起到典范作用。

早在西周时期,我国已经开始人工栽植桑树。传说,黄帝的妻子嫘祖,发明了养蚕缫丝。甲骨文中不仅有蚕、桑、丝、帛等象形字,也有祭祀蚕神的记载。可以说,我国是世界上最早养蚕缫丝的国家。

在宝鸡地区出土的大量玉器中,动物造型的玉雕占有很大比重。据了解,动物玉雕最早源于新石器时期,它的题材则是当时的部落图腾。拿龙凤图案来说,它们起源于我国原始氏族社会的图腾崇拜,龙图案形体的基调就是蛇,而凤的基调就是鸟,这可以从商周两代的玉器和青铜器的造型与纹饰上得到进一步证实,商周时期,象征权威的龙凤玉雕大量出现,从造型到纹饰上都别具一格。

随着多年对商周动物形玉雕的收藏与把玩,本人对于在商周玉器中蕴涵的农耕文化的痕迹逐渐有所感悟,也由此联想到妇好墓中如此众多的动物、耕畜造型的玉雕,也许就是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才出现的。

西周初年,在周人旧都豳地种桑养蚕已极为普遍,周王还设立了相关官职负责纺织品的生产和征收。从宝鸡众多的出土文物来看,不仅有栩栩如生的玉蚕,还出土有大量附有丝织物痕迹或绢丝片段的青铜器,说明这时的丝织品不仅用来穿着,也用来包裹器物。

商代的玉雕龙凤形制厚实古朴,线条简拙粗犷,一般龙的造型作环曲状,头部和尾部靠得很近,有时甚至相接。到商代晚期,玉龙的造型逐渐趋向繁复,背部开始出现脊齿形图纹;西周早期的龙凤继承了晚商的风格,这主要是因为周和商原来有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往来,后来周武王伐纣灭商,不仅获得大量的青铜器和玉器,还有王室之玉料及琢玉、冶炼的工奴,使周代治玉得到人力、物力的加强和技艺的传承。在宝鸡地区扶风黄堆26号墓就出土过一件高4.3厘米、宽2.6厘米、厚0.2厘米的龙凤共体合雕玉佩,造型精美,令人过目不忘。

综合而言,商周动物形玉雕的特点如下:

有了麻、桑、茧等材料,西周时期纺织业作坊还要具备染色处理、剪裁制衣等工序。在岐山县京当镇的贺家村,考古人员发现了我国最早的染色丝绸,有白、黄、红等多种颜色,这些都说明西周时期关中养蚕及纺织业有了一定的发展。而且,当时青铜手工业的快速发展,也为剪裁制衣提供了必要条件。

早在仰韶文化时期,鹿纹、鸟纹、鱼纹和蛙纹合称为“四大图腾”,其形象取神勇、吉祥、多子之意。宝鸡国墓地出土的玉鹿、玉鱼、玉龟、玉蚕造型以写实为主,看起来生动且充满稚气。作为陪葬品,这些可爱的小动物也蕴含着祥瑞之意。古人认为,鹿象征福禄,龟被视为延寿的吉祥动物,鱼代表丰衣足食……

一、原始宗教与艺术创新的统一

制玉匠造型多样设计有新意

有人说过,玉器发展史就是一部中国文明史。在古代,玉被视为珍宝,取意吉祥美好;在今天,曾代表物质财富的各种古代玉雕被置于博物馆的展厅内,用无声的语言为人们讲述那些“黄金有价玉无价”的传奇过往。

商代的原始宗教内涵,虽然目前尚不能完全了解,但可以明确一点的是,当一些神秘的原始图腾符号与玉雕相融合后,这些玉制器物被赋予了神圣的意义,也由此丰富了我国近万年的玉器文化。

东汉许慎《说文解字》中载:“玉,石之美者,有五德,润泽以温,仁之方也。”古人爱玉,并非纯粹是因为其外在的美丽,而是看重其内涵,因为玉器是一种品德的象征,它启示人们要时刻规范自己的言行,所以自古有“君子比德于玉”的说法。

作者简介

在商代,鸟图腾的意义非凡,有深刻的宗教含义:“简狄因食玄鸟之卵,而成孕生契,契即为商族的共同祖先”。传说中商族因玄鸟而生,所以鸟形纹是商代玉雕的主要纹饰之一。由此可见,玉雕的题材中有宗教与艺术相融合的深刻文化背景。

宝鸡地区出土的玉器不但数量多,而且种类丰富,有活灵活现的玉鹿、玉牛、玉兔,有彰显礼制的玉璜、玉璧、玉璋,其涵盖了礼器、乐器、仪仗、工具、用具、葬玉、装饰品等方面,数千件玉器造型精美、匠心独具,是难得的艺术精品。

姓名:王星 工作单位:

鹿,在商代被视为一种神物,是祥瑞的象征。所以说“道备则白鹿见”。而《诗经·小雅》有:“磬无不宜,受天百禄。”自汉、唐起,因“鹿”与“禄”谐音,所以鹿的造型常使用在玉雕的众多吉祥纹样中。

商周时期,玉器不仅是国家权力的象征,当时也是中国玉器发展中的“成长期”。西周王朝建立后,以礼治国,《周礼》规定,不同等级玉器的质地、形制和规格,对祭祀、礼仪等用玉也有成文规定。《周礼·考工记》也记载周王室设置“玉作”,管理专为王室制玉的奴隶“玉人”。当时,政治权力从宗教、军事权力中分离出来,在王权初立的阶段,玉器成为政治权力、社会地位的象征,作为一种国家典章制度,它是不可僭越的,从西周墓葬中出土的大量玉器就说明了这一点。

二、写实与抽象的统一

西周的玉器形象生动写实,平面雕刻较多,圆雕较少,逐渐形成了其独特的艺术成就。在周原遗址内,考古人员就发现了制玉作坊。这时,有人产生了疑问,宝鸡地区出土众多西周时期玉器的玉料从何而来呢?

在商代玉雕中,飞禽走兽来源于生活,造型准确。造型手段有三种:正面、侧面和圆雕造型。根据不同的视觉审美要求,因形施艺。如图2中的玉蟾蜍,取正面造型,体现其匍匐爬行的艺术效果;图3中的玉虎,侧视可表现兽中之王的神情动态;图4中绿松石凤鸟,是一件圆雕器物,完整表现其体形结构与形象特征。

有学者推测,这些玉料出自本地玉矿,多是青玉,就是人们所说的“软玉”。因为古代不具备长途运输的条件,但在墓地附近暂时未发现玉矿,所以还有待考古人员继续发掘研究。

图片 4

一件玉器,不仅材料贵重,制作时工序也很繁复,碾制时需要画样、锯料、做坯、做钿、磨光、刻款等工序。对于西周时期的制玉作坊的生产,有学者认为,当时的玉器制作有专门的设计师和制作者。他提出,精美的玉器有礼器、配饰之用,其独具匠心的造型及纹饰,就是亮点之一。

图4绿松石凤鸟

然而,能把自己的思想和理念融入玉器之中,其设计者一定有着特殊的社会地位,制造者则是按图制作,他们在没有金属工具的技术条件下,以柔性线锯、硬性片锯、石钻具、竹管、解玉砂、砺石和石英等雕刻制作,为专业的制玉技师。

与此写实的方法相对应,商代玉雕还有抽象雕刻法来表现器物的造型:动物的形象简明,不求细部刻画,夸张代表性部位的形象美。如玉龙的大头、玉虎的翘尾、玉凤的高冠长尾。这些被夸张的部位,被夸大和突出得甚至不合比例,但动物的形体特征却表现得十分生动。如图5中的玉蝉,简单的八道线条,就简洁抽象地表现出蝉的造型。

作者简介

三、动与静的统一

姓名:王星 工作单位:

动与静的习性特征完美统一,这是商周时期玉器造型的另一个重要特点。

这一时期玉器中经常出现的动物题材如:大象扬鼻、玉牛耕地、玉虎张口卷尾、瑞兔抿耳、鱼类弓身等,千姿百态的动物形象被能工巧匠们凝固在一块块玉石中,美不胜收。

图片 5

图6西周玉牛

图片 6

图7商晚期玉虎

图片 7

图8玉兔

四、天、地、人、神造型的统一

商周玉雕的另一个特点是天、地、人、神合一的精神内涵。

在动物形玉雕中,商人借玉雕抒发对动物繁衍的企盼,展现动物的自然性、动物与人的和谐;表现动物性与人格性的统一,人与动物和大自然之间的生命依存关系。

举例说来,图10中的玉人是西周初期虢国墓葬中龙神人共于一体典型合雕相生玉器,极为珍罕。整体器物造型是蹲踞人形片雕,一侧是猴形人首,对称的另一侧是一蟠龙首,在器物的胸、臀部各雕一变形龙。在商周先民的意识中,龙为兴云播雨的神物,把龙神人格化,即出现了以人为主体、龙形相辅的“雨神”形象。《山海经·海外东经》中记载:“雨师妾在其北,其人为黑,两手各操一蛇……”这里所说的“雨师”,即是“雨神”,是龙的掌控者,是雨神的人性化形象。想必这件玉雕在商周时期祈雨求丰年的仪式中,为贵族所佩之物。

第二个典型件为作者收藏多年的商晚期射兽纹玉雕。这件玉雕十分奇特,整体类似T形刮器,有宽柄,柄中心有一管钻孔。在器物的两面各雕一幅射兽图。猎人头部作羽毛装饰,呈跪坐弯弓射箭姿势,弓箭另一端的猎物为一鸟形兽,作展翅状。这一纹饰反映了在先民的生活中,人类征服自然,与动物互相依存、相生相克的关系。

与上述问题相关的,勾云纹饰也是体现“天地人神合一”这一思想的主要纹饰之一。勾云纹是大自然天空云气的模仿并图案化的表现,它的意义是把动物视为可以升天,具有云神那样神力的精灵。周易乾卦中有“云从龙”之说。古代神兽与勾云纹相组合,是商周“神玉”文化的一种表现形式。

对于商周时期玉文化内涵的理解和研究是一个重大的课题,它需要有足够的知识储备和大量的材料收集,作者所撰小文只是点滴的收藏心得,希望引起更多的学者、专家和玉文化爱好者们的关注和参与。

本文由ca88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西周的能工巧匠,细话古人的玉雕世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