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中国历史 2020-03-23 23:3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ca88 > 中国历史 > 正文

沙皇俄国对中亚的征服,俄使强词背理会议分界


中国的西部疆界原在巴尔喀什湖。18世纪30-40年代,沙俄的边界与巴尔喀什湖相距尚远。两次鸦片战争期间,沙俄通过武装入侵、筑垒移民等手法,强占了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的大片中国领土。1860年,沙俄又通过《中俄北京条约》强行规定中俄西段边界的走向,把历来属于中国的山河湖泊和设在中国境内的卡伦指为分界标志,从而为更多地割占中国领土制造了条约根据。按照《中俄北京条约》的规定,自1862年8月起,清朝勘界大臣明谊与俄国全权代表巴布科夫、札哈罗夫等在塔尔巴哈台开始勘分中俄西界的谈判。谈判前,俄方拟定了与《中俄北京条约》边界条款的规定不相符的”国界草案”及分界地图,将更多的中国地方指为俄有。同时,采用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在侵占黑龙江地区时实行的”以实际占领支持外交要求”的策略,出兵占领”国界草案”中俄国所要的山隘、要津,造成既成事实。谈判开始后,俄方坚持以中国常驻卡伦为界,”所有卡外尽作为应给该国之地”。明谊据理驳斥,未予同意。9月17日,中方作出让步,提议在乌里雅苏台、科布多、塔尔巴哈台、伊犁四处旧有边界至常驻卡伦之间,”适中定议”,将此线以西原属中国之地划给俄国。俄方对此竟未予置理。20日,俄方将”国界草案”交给中方,声称国界必须照图划定,否则即可毋庸再议,并限10日内答复。10月初,巴布科夫等单方面宣布中止谈判,择期回国。后中方多次要求复会,均遭拒绝。1863年3月下旬起,西西伯利亚总督出动俄军,向中国西部境内纵深地带推进,直指塔尔巴哈台、科布多、斋桑淖尔、伊犁等战略要地。

18世纪中叶清廷平定准部、回部时,俄国势力还未到中亚。当时葱岭以西诸游牧部族和一些封建小国相继降清,成为清朝的藩属国。清廷设伊犁将军统辖天山南北准部、回部旧地,以巴尔喀什湖北岸、楚河中游、塔拉斯河下游与藩部左右哈萨克为界,西南以葱岭、喀喇昆仑山与藩部布鲁特、藩属浩罕、拔达克山、博格尔相接。

沙皇俄国对中亚的征服

ca88官网 1

luwei发表于4002天 9小时 53分钟前来源:www.z9ls.com 标签:无

 沙皇俄国对资源丰富、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中亚地区垂涎已久。1717年,彼得大帝耗资25万卢布,派遣别科维奇•切尔卡斯基公爵为首的6655人的远征队从阿斯特拉罕出发去征服希瓦汗国,结果别科维奇阵亡,俄军几乎全军覆没。此后,彼得大帝指出哈萨克草原才是通向中亚各国的“关键的大门”。19世纪上半期,沙皇俄国开始对哈萨克斯坦进行全面征服,一方面出动大批军队镇压哈萨克各部的反抗,一方面又诱使小帐、中帐和大帐哈萨克上层首领向自己臣服。1822年沙俄政府授权西伯利亚总督斯佩兰斯基颁布了《西西伯利亚吉尔吉斯人条例》,宣布废除哈萨克原有的政治统治制度,把哈萨克地区划分为若干行政区,一切按照俄罗斯的政治制度、由沙俄政府派遣的官员统治。至此,延续366年的哈萨克汗国宣告灭亡。随着对哈萨克的征服,沙俄对中亚诸汗国和中国回疆地区发动了强大的攻势。1834年,在曼格什拉克半岛建立新亚历山德罗夫斯克要塞。1839年奥伦堡总督彼得罗夫斯基再次派6000多人远征希瓦汗国,仍未得逞,此后俄国的主攻方向转到浩罕汗国北部一带。1847年,在锡尔河口修建赖姆堡。1853年,彼得罗夫斯基亲自率领2000多俄军,经过22天的围攻占领浩罕要塞阿克•麦吉特(改名彼得罗夫斯克,当时浩罕守要塞的主将就是阿古柏),形成锡尔河碉堡线。与此同时,沙俄军队从塞米巴拉金斯克向南推进,1847 年,沿爱古斯河南侵,偷偷在巴尔喀什湖东南中国境内勒布什河和库克乌苏河之间建立科帕尔堡。1851年起沙俄乘清朝内外交困,阿勒坦山地区秩序混乱之机,侵入鄂布河、哈屯河、比亚河一带,并逐步向阿尔泰腹地、额尔齐斯河上游推进,想把中国的内湖斋桑泊据为己有,由于清政府采取了有力的防范措施,才使沙俄侵吞斋桑湖的计划没有实现。但在1852年沙俄在中国图古勒池以北的雅尔地区建立了乌尔扎尔移民村,1854年夏占领了天山北麓吹河与伊犁河之间的古尔班阿里玛图。同年十月,将科帕尔和古尔班阿里玛图划入新建的隶属于西西伯利亚的塞米巴拉金斯克省,擅自将中国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的地区划入俄国的版图,并继续向东将其势力扩张到特穆尔图淖尔一带。不久又把古尔班阿里玛图改名为维尔内堡,1856年把维尔内堡作为新成立的阿拉塔夫州首府,形成另一条包抄哈萨克草原,进攻中亚诸汗国的碉堡线,即大部分位于中国境内的西伯利亚线。沙皇尼古拉一世公开宣称"我们的旗帜插到哪里,哪里就只有臣服!"克里米亚战争后,双头鹰俄国为了挽回在欧洲一头的惨败,加紧侵略东方。1858~1859年,沙皇政府派遣 3个使团分赴中国喀什噶尔、呼罗珊、希瓦和布哈拉(领导希瓦和布哈拉使团的是狂热的侵略分子、少壮派军人伊格纳切夫后被派往中国北京)收集情报,标志它在中亚的扩张政策进入新的阶段。沙俄在完成对中国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的事实上的攫取后,在1859年派年仅27岁的少壮派军人伊格纳切夫出使中国。抵达北京后,根据沙俄外交部训令,勾结英、法侵略者。以"和平使者"的面孔出现,表示俄国愿在中国和英法联军之间调停"战事",假惺惺地说什么“俄国不仅不愿意利用你们现在这种走投无路的处境,而且还决心向你们证实它对贵国所抱的善意。”最后勾结英法强迫清政府签订了《中英北京条约》和《中法北京条约》、使英法的侵略要求得以满足。随后,伊格纳切夫借口调停有功,应有报酬,向清政府提出续约草案15条,并声称其条款“一字不能更易”、只能签字画押,同时威胁到:如果清政府不接受俄国之条款,他就要把英法联军召回北京。清政府只好在1860年11月签订《中俄北京条约》,除了将乌苏里江以东4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划归俄国,还增开喀什噶尔为商埠,并在喀什噶尔、库伦设领事馆。又利用《中俄北京条约》所作的如下的规定,想进行占领合法化:“西疆尚在未定之交界,此后应顺山岭、大河之流,及现在中国常驻卡伦等处,及1728年,即雍正六年,所立沙宾达巴哈之界碑末处起,往西直至斋桑淖尔湖,自此往西南,顺天山之特穆尔图淖尔,南至浩罕边界为界。” 在进行谈判的过程中,1860年8月沙俄军队占领了托克玛克,9月占领了比什凯克。1862年1月沙皇亚历山大二世亲自主持“特别会议”,通过了外交部拟订的利用外交讹诈,割占中国西部领土的方案。沙皇任命巴布科夫为俄方谈判代表,俄国外交大臣亚历山大•戈尔什科夫公爵在给谈判代表的训令中指出:首先必须向清政府代表声明,谈判只能在"准确地"依据《中俄北京条约》划界的条件下才能举行,然后再坚持"以中国常驻卡伦为界",力争全部占有斋桑泊和特克斯河上游地区,至少也应保留两国共有斋桑泊,并给俄国人在湖上捕鱼和航行的权利。为了实现这一目的,沙俄在边界上作了大规模的军事部署和调动,把军队开进中国领土,挑起边界冲突,造成有利于沙俄谈判的军事态势。1862年8月3日,巴布科夫到达塔城,与清政府代表、乌里雅苏台将军明谊、塔尔巴哈台参赞大臣明绪、领队大臣傅勒果素等进行划界谈判。谈判开始,巴布科夫提出应以中国常驻卡伦为界,并拿出一张早已划好的分界地图,上面以红线把中国常驻卡伦以外的领土,全部划归沙俄版图,强行要求中国代表接受。明谊据理力争说:“条约内载自沙宾达巴哈界牌末处起,至浩罕边界为界,袤延万里,其中只有三处地名,再未详细指定逐段立界之处”,根本没有什么统以中国常住卡伦为界的规定。“双方应该细查条约、遵照旧图,秉公商办。”又说,“常住卡伦之外有乌里雅苏台、科布多的乌梁海,有塔尔巴哈台所属爱古斯、勒布什的哈萨克,有伊犁所属特穆尔图淖尔、哈拉塔拉的哈萨克、布鲁特,他们都是清政府的臣民,他们的牧地是中国的领土,不能分给俄国。”巴布科夫蛮不讲理,胡说“图内所载界址,均系该国所属乌梁海、哈萨克、布鲁特游牧之地。”此后,俄国增派驻伊犁领事扎哈罗夫为全权代表,此人通晓满语和汉语,“人甚狡黠”,他说如不照条约内以常住卡伦为界,即是你们废了条约。”明谊驳斥说:“常驻卡伦根本不是中国的国境线,比如伊犁以西的勒布什地方,乾隆年间,立有石碣,现在尚存。我国伊犁、塔尔巴哈台每年派官兵前往该处,查收哈萨克呈交之租马,均在此界会哨。”扎哈罗夫理屈辞穷,大声骂道:“此界系你们伊犁将军私行偷立,何以算得交界。”在以后的谈判中,谊仍凛然不屈,答以“若照我国常驻卡伦为界,则不特卡外住牧之食俸阿勒坦淖尔乌梁海各旗,即哈萨克、布鲁特各部落,均被你们包去。”虽然明谊作了让步的提议,但俄方代表坚持以“常设卡伦”为界。沙俄政府由于狡辩要挟都无济于事,遂单方面中断了会议。接着故伎重演,在回疆边境全线出动军队,对清政府武力威胁。从1863年4月初到1864年,俄军占据了从斋桑泊到伊塞克湖中国边疆十多处卡伦,每处有侵略军四五百人至一百几十名不等。他们在中国领土上胡作非为,对中国边疆少数民族进行离间、分化、收买活动。由于斋桑泊是沙俄割占计划的重点,巴布科夫还组织了一个由哥萨克骑兵和炮兵掩护的"斋桑泊考察团",在1863年夏天侵入斋桑泊沿岸地区。1862年冬和次年春、夏,清政府曾在北京同沙俄驻华公使巴留捷克和代办格林卡反复进行谈判,每当俄使理屈词穷、无言以对时,就借口“未深悉该事情形”以推卸责任。1863年6月至8月,清政府对沙俄一系列入侵和挑衅提出抗议,要求沙俄撤兵,并重开塔城谈判。1863年10月,中俄在塔城第二次谈判,由于沙俄恃强凌弱,谈判也以无结果而告终,沙俄代表于10月25日起程回国。当时回疆库车的回族、维吾尔族人民正在起义反清,沙俄看到这是强占中国西北大片领土的有利时机,乘机派俄军600余人,携枪带炮到塔城附近的巴克图卡外驻扎,又派俄军1000余人占领伊犁西北的博罗湖吉尔卡伦。清政府内外交困,因而要明谊等按照沙俄议单,赶紧将分界事宜结束。1864年9月,扎哈罗夫等到达塔城,明谊根据《中俄北京条约》、自沙宾达巴哈界牌末处往西至斋桑泊的规定,向其力争将阿尔泰诺尔乌梁海地区一半给中国,但扎哈罗夫声称只有按照俄方“画定分界限道绘图作记,换约定案”,否则“立即回国,派兵看守分准地界”。在沙俄代表以武力威胁的情况下,明谊只得遵照清政府的指示,按照俄国的要求,于同治三年九月初七日同扎哈罗夫签订了《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通过这个条约侵占中国的领土,比《中俄北京条约》更为苛刻,它把《中俄北京条约》规定为界湖的伊塞克湖和斋桑泊划为沙俄的内湖,又霸占了中国塞留格木岭、奎屯山以西和围绕斋桑泊以南的广大地区,乌克克、沁达垓图、乌尔鲁、昌吉斯台、塔布博勒齐尔、纳林、阿吉尔噶、和尼迈拉虎等8卡伦,都不得不挪移改设,以尼迈拉虎而言,向中国一侧挪移了近200公里,天山山脉原来完全属于中国,现在汗腾格里峰以西有一半的天山山脉不属于中国。该条约又称《中俄塔城条约》通过该不平等条约,俄国总共割占了中国44万余平方公里的土地,并在这片土地的主要部分成立了以科尔帕科夫斯基为省长的七河省。伊格纳切夫因为没有流血使俄国取得了巨大利益,受到了夺取中国黑龙江流域的“英雄”阿穆尔斯基伯爵穆拉维约夫的高度赞扬极力向沙皇主子推荐,伊格纳切夫升任外交部亚洲司司长,后担任财政大臣,内务部大臣。巴布科夫因为侵略中国新疆有功,升任西伯利亚集团军副总参谋长,总参谋部少将。1859~1863年间,沙俄侵略军在锡尔河流域和楚河流域一带进行频繁的军事“侦察”,攻占和破坏浩罕边境的堡垒。沙皇亚历山大二世公然宣称"一旦我们的旗帜插到哪里,就绝不让其再降下来!"1863年年底,亚历山大二世发布联接东西碉堡线以便深入中亚的动员令。1864年夏,切尔尼亚耶夫上校率领2500人从维尔内堡出发,于6月16日攻占奥列•阿塔要塞。另一方面,维列夫金上校率领1200人从彼得罗夫斯克出发,于6月25日攻占伊斯兰教在中亚的圣城土耳其斯坦。为了实现联接碉堡线的计划,7月底,沙皇政府决定建立“新浩罕线”,该线由楚河到锡尔河的阳尼•库尔干的全部堡垒组成,新晋升少将的切尔尼亚耶夫任司令。切尔尼亚耶夫立即进攻浩罕的军事和商业重镇奇姆肯特,被浩罕汗国的摄政大毛拉阿利姆库里击退。但他在这年10月初乘阿利姆库里撤离之机攻陷该城,从而实现了锡尔河碉堡线和西伯利亚碉堡线的联接,并且继续向南推进,企图一举夺下有10万人口的中亚最大城市塔什干,未能得逞。为了“安抚”英国等西方国家,俄国外交大臣亚历山大•戈尔什科夫公爵于1864年11月21日发出公告,竭力为俄国在中亚的侵略活动辩护,诡称奇姆肯特是俄军向南推进的“地理极限。”不到半年,俄军再次发动进攻。当时的奥伦堡总督克列扎诺夫斯基想亲自到前线指挥,但切尔尼亚耶夫为了争功抢先率领2000俄军和12门大炮对塔什干发动猛攻。1865年4月22日先夺取了控制塔什干的咽喉要地尼阿兹别克堡,切断了塔什干居民的粮道。紧接着俄军把塔什干供水的两条渠道引开,切断了塔什干居民的水源。1865年 5月,浩罕的杰出统帅不幸阵亡。 6月28日,经过激烈的巷战后,塔什干沦陷。由于战术失误,武器落后30000守军竟然挡不住2000人的进攻,这次战役使沙俄在中亚的影响力大增。奥伦堡总督克列扎诺夫斯基明确指示要把中亚三大汗国中最强的浩罕当做俄国藩臣对待。并说“如果它感到委屈,那就更好办了,这给了我们彻底解决它的借口。”就在这一时期,沙俄暗中收买了浩罕的高层贵族,全力支持阿利姆库里的主要政敌浩罕阿古柏伯克入侵中国回疆,结果在中国回疆建立了所谓的“哲德沙尔汗国”。此后俄国侵略军的矛头转向布哈拉汗国,沙俄先提出布哈拉汗国在10天内交出不可能筹集到的巨额贡款,布哈拉汗国无力交出,俄军就按原定计划发起进攻。在1866年 5月20日伊尔加尔的战役中打败埃米尔穆扎法尔丁的军队,然后占领霍占特、乌拉•丘别、吉扎克等城,控制了布哈拉与浩罕的联系通道。1867年7月11日成立了以塔什干为中心的土耳其斯坦总督区,由俄国陆军大臣办公厅主任,曾经担任俄占波兰的总督,号称“半沙皇”的康斯坦丁•彼得洛维奇•考夫曼任总督,从而开始了对中亚诸国征服的决定性阶段。沙俄不断挑拨各汗国之间的关系,浩罕汗国与布哈拉汗国的对抗加剧了,布哈拉埃米尔穆扎法尔丁曾两次大举进攻浩罕,从而大大削弱了浩罕汗国抵抗俄国侵略的力量。然后考夫曼对精疲力竭的浩罕汗国施加强大压力,迫使浩罕胡德亚尔汗于1868年 2月签署不平等的“通商条约”,浩罕实际上变成俄国的附庸。接着全力对付布哈拉汗国,于1868年 5月派3500人占领了撒马尔罕和卡塔-库尔干。1868年6月14日,在卡塔-库尔干与布哈拉之间的吉拉布拉克高地的决战中,武器装备占有极大优势的沙俄军队再次击败人数比自己多十倍的布哈拉埃米尔的军队,其中穆扎法尔丁精锐的6000御林军死伤大半,穆扎法尔丁投降。根据7月5日的和约,布哈拉承认霍占特、乌拉•丘别和吉扎克并入俄国,割让撒马尔罕和卡塔-库尔干,赔款50万卢布。布哈拉沦为俄国附庸。然后是希瓦汗国。1869年,沙皇政府在里海东南岸的红水湾建立克拉斯诺沃斯克城,作为从里海东南岸进攻希瓦和土库曼的基地,而且并不放松对中国回疆的继续入侵,由于不满足对阿古柏政权的幕后指挥,防止英国在中亚势力的不断加强,沙皇政府捍然决定派兵入侵中国回疆的伊犁地区。借口就是把不堪受沙俄压迫奴役迁徙到中国境内的哈萨克人的一支称为“逃犯”追剿。1871年5月考夫曼下令七河省省长科尔帕科夫斯基少将派2000俄军和13门大炮去夺取中国的伊犁。科尔帕科夫斯基公开叫嚣要占领塔城、伊犁和喀什噶尔,并在此移民。回疆各族人民在武器落后,补养不足的情况下拼死抵抗,给侵略者以深重打击,沙俄侵略军猛攻50天才在7月4日攻占了伊犁。1872年亚历山大二世向考夫曼下了一道臭名昭着的命令“康斯坦丁•彼得洛维奇,去把希瓦拿来吧”。沙皇政府作出了彻底征服希瓦汗国的决定。1873年2月沙俄侵略军在考夫曼统率下从土耳其斯坦、克拉斯诺沃斯克、曼格什拉克、奥伦堡分四路对希瓦发动强大攻势,6月占领希瓦城。7~ 8月间,考夫曼下令对附近的和平居民土库曼约穆德人进行了灭绝人性的屠杀。 8月24日签订俄希和约,希瓦汗国割让阿姆河右岸的全部土地,赔款 220万卢布,穆罕默德•拉希姆•巴哈杜尔汗成为“全俄皇帝的卑顺奴仆”。1875~ 1876 年,浩罕爆发了民族大起义,浩罕、纳曼干、安集延和马尔戈兰等地人民对沙俄侵略者发动了“圣战”。沙俄军队在斯科别列夫少将率领下对这次起义进行了血腥镇压,俄军血袭了整个费尔干纳盆地,仅在安集延一地,斯科别列夫指挥俄军用大炮猛轰,安集延城基本被轰平,2万多起义者被埋葬在废墟下。1876年2月7日俄军占领了浩罕城,3月2日沙皇俄国正式宣布吞并浩罕汗国,改为由斯科别列夫为省长的费尔干纳省,从而完成了对中亚三大汗国的征服。其中布哈拉和希瓦两个汗国名义上还被保留,实际上完全成了任沙俄摆布的奴仆。就在这一年斯科别列夫还组织了阿赖远征军,越过了阿赖岭,占领了吉尔吉斯额德克纳的领地阿赖谷,为进一步侵占中国领土帕米尔高原打开了通道。从1877年起,俄国对土库曼地区发动了全面进攻,同时俄国对与中亚国家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土耳其奥斯曼帝国发动了大规模战争。在土库曼1879年 9月,俄军在攻打阿哈尔•捷金绿洲的重镇格奥克•帖佩时,遭到英勇的土库曼人的沉重打击狼狈窜回。1880年2月,亚历山大二世召开御前会议,决定必须征服土库曼全境,在召见斯科别列夫时,指出:“不得后退一步,因为这对于欧洲和亚洲都会成为我们软弱的表示,而且可能使俄国所受损失比全部远征都大得无法估量。” 沙俄抢修了从里海东岸到阿哈尔•捷金绿洲的军用铁路,并征用了20000头骆驼,使俄军能得到大批装备和给养。1880年底,镇压浩罕起义的刽子手斯科别列夫率领11000人的大军带着97门大炮再度大举入侵土库曼,土库曼人在武器落后,工事简陋的情况下殊死抵抗,在俄军重炮连续轰击下,坚持了3个星期。俄军死伤1200多人才在1881年1月12日攻占了格奥克•帖佩。俄军不分男女老幼,又疯狂残杀了没有来得及撤离的8000名土库曼帖克人。接着俄军继续进攻占领了阿什哈巴德。俄军掠走了大批阿哈尔•捷金纯种马作为俄国军马。1884年初,俄军攻占了通往伊朗和阿富汗的枢纽,土库曼人的最后一座重要城镇梅尔夫城。俄军从梅尔夫城沿着穆尔加布河继续向南推进到阿富汗边境的库什卡河谷。由于库什卡离被称为里海、阿姆河、印度河之间的战略要地英国控制的赫拉特仅70英里,英俄矛盾极度紧张,战争一触即发。两国经过激烈谈判最后妥协,俄国得以完全占领了土库曼斯坦,库什卡成为俄罗斯帝国和后来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领土的最南端。在最后完成对中亚诸国的征服时俄国加紧了对中国回疆的侵略,1881年签订《中俄伊犁条约》,虽然收回了伊犁,但割去伊犁西部霍尔果斯以西的大片中国领土。以后又陆续迫使清政府签订了《伊犁界约》、《喀什噶尔界约》、《塔尔巴哈台西南界约》、《续勘喀什噶尔界约》等5个勘界议定书,又强行割占了中国斋桑泊东南、霍尔果斯河以西、特穆尔图淖尔东南、阿克赛河源、阿赖山区等共7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在1892年强占帕米尔萨雷阔勒岭以西2万多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从而实现了对中亚390万平方公里的征服。沙皇俄国在征服中亚后,主要是采取军政合一的管理办法来进行殖民统制,由俄国军人如切尔尼亚耶夫、斯科别列夫之流来担任中亚各地方的主要行政长官,对于一些较小的官职,像乡长、村长等职则由当地的贵族、富人来担任。为巩固其在中亚的统治,同时也为缓解农奴制改革后国内土地的“紧张”,俄国政府还向中亚地区开展了移民活动。俄国殖民当局将游牧民族的土地掠夺过来交给移民进行耕种。大量的牧场被改为耕地,当地的畜牧业遭到了严重的破坏。由于美国南北战争使棉花价格大涨,俄国在当地大力推广种植棉花,企图将中亚变成其棉花基地,以满足棉纺织业对棉花的需求。为了加强中亚与俄国在政治、经济上的联系,同时出于战略上的需要,俄国还在中亚修建了铁路。还兴建了一些中小型工矿企业,以掠夺中亚的资源。为满足殖民统治的需要,俄国还在中亚各地征收赋税,加重对当地人民的剥削。在推行“边区俄罗斯化”的过程中,俄国在中亚强制推广俄语,企图同化当地的少数民族。对于伊斯兰教,俄国主要采取了保持现状的政策,对宗教活动不做太多的干涉。俄国对中亚的征服虽然结束了该地区长期混乱的局面,但中亚人民所受的压迫并没有因俄国人的到来而有所减轻,反而处于俄国殖民政府与当地官吏的双重压迫之中。使这一地区变得更加贫穷和落后。为反抗俄国人的剥削和压迫,中亚人民不断举行起义,沉重打击了沙皇俄国的殖民统治。到了前苏联时期,在苏联最高意识形态负责人日丹诺夫的授意下,掀起了篡改历史的高潮,苏联历史学家一致声称(有很多说真话的历史学家受到严厉处分,其余的通过思想转变完全赞同莫斯科的“正确认识”)那就是哈萨克斯坦同俄国的联合,是自从16世纪末期以来哈萨克人民的最着名、最有远见的统治者所一直追求的目标,是防止了‘东方野蛮国家’奴役哈萨克人,并使他们和一个比一切亚洲邻国都‘无可比拟地更为先进的文明’的国家有了密切的联系。就是制止了中国、英国和浩罕瓜分哈萨克斯坦,并为进入更进步的经济形式打开了道路。并且在叙述乌兹别克、塔吉克、吉尔吉斯和土库曼的历史也必须遵照这个大方向,必须要进一步明确阐述南高加索,中亚细亚和远东的一些区域并入俄国的进步意义。必须坚决否认东哈萨克,阿赖山区和帕米尔历史上是中国领土。一直到苏联解体,中亚各国史学家重新出版的着作才有了根本性的变化,历史终于回到了其本来的面目。

在俄军入侵面前,清政府畏葸不前。恭亲王奕?认为”该国如此强横,……若不早为完结,诚恐酿成不可收拾之势”,于9月上旬向俄国驻华代办表示,准备接受俄方于上年在塔尔巴哈台提出的”分界议单”,并提出以撤退入境俄军为交换条件。11月,明谊接得有关谕旨,随即照会西西伯利亚总督,要求俄方明年派员前来,”商办换约”。俄方借口来照中有”商办”字样,表示拒绝。1864年5月,俄军乘新疆回民反清起义之机,继续入侵中国西部地区,并于6?7月间强占伊犁西北的博罗胡吉尔卡伦,伊犁岌岌可危。8月11日,伊犁参赞大臣明绪迫于形势,致函西西伯利亚总督:”准照议单,约派使臣,速来换约”。俄方见签约时机成熟,表示同意。10月7日,中方代表明谊等与巴布科夫、札哈罗夫在塔尔巴哈台签署了《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并在俄方绘制的分界地图上签字画押。

19世纪沙俄进入中亚,清朝的藩部先后被沙俄所占,遂发生了中俄西北边界问题。1831年沙俄在巴尔喀什湖与斋桑泊之间的中国领土上建立了塞尔格奥堡,扼制了塔城对外的交通要点。

俄使强词背理会议分界未能定局折

《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共10条,主要内容有:1.重新规定从沙宾达巴哈起至浩罕边界为止的中俄西段边界,新界以西原属中国的土地划归俄国。2.划界后,新边界线附近居民,”地面分在何国,其人丁即随地归为何国管辖”。3.换约后满240天,两国立界大臣会同,”按照议定界址,建立界牌鄂博”,并拟定国界记文,互换为凭。4.立界后,位于新界俄国一侧的原有中国卡伦,应于一个月内迁往中国一侧;塔尔巴哈台所属巴克图卡外民庄五处,限10年内内迁。

1846年又在巴尔喀什湖与伊犁之间建立了阔帕勒堡。

同治元年闰八月二十七日(1862年10月20日)到北京

《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是沙俄逼迫清政府签订的又一个掠夺性条约。通过该约和其后签订的三个子约,沙俄割占了中国西北部边疆约44万平方公里的领土,连被《中俄北京条约》列为界湖的斋桑淖尔、特穆尔图淖尔等也被划入了俄境。

1853年在伊犁河中游建立维尔尼堡,截断了伊犁通向中亚的道路。这些都为进一步侵占中国西北领土做好了准备。同时在1851年强迫中国订立了《伊犁、塔尔巴哈台通商章程》,沙俄获得向中国免税倾销商品和在伊犁、塔尔巴哈台设立居住地、市场、货栈等特权,为沙俄对中国新疆地区经济侵略铺平了道路。

明谊等

一八六四年十月七日,同治三年九月七日,俄历一八六四年九月二十五日,塔尔巴哈台。

ca88官网,1860年沙俄在《北京条约》中攫取了中国乌苏里江以东40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外,还为侵占中国西部疆土埋下了钉子。该条约第二条规定:“西界尚在未定之交界,此后应顺山岭、大河之流及现在中国常驻卡伦等处,及1728年所立沙宾达巴哈之界碑末处起,往西直至斋桑淖尔湖,自此往西南顺天山之特穆尔图淖尔,南至浩罕边界为界。”

乌里雅苏台将军明谊、塔尔巴哈台参赞大臣明绪、领队大臣博勒果素奏: 七月初八日,俄国使臣等前来公所,与奴才等会议。该使等以续约第二条内,载有“西疆尚在未定之交界,此后应顺山岭、大河之流,及现在中国常住卡伦”为界之语,执为定论,并呈出地图一张,内点红色为限,不论中华边疆,止以常住卡伦为界,所有卡外尽作为应给该国之地。奴才等当将条约内载自沙宾达巴哈界牌末处起,至浩罕边界为界,袤延万里,其中仅有三处地名,系指大数而言,再未详细指定逐段立界之处,况条约内载现在中国常住卡伦等处,并无为界之语,自应细查条约,遵照地图,于从前已定旧界之外,专论从前未定之界,由两国派出信任大员查勘后,秉公商办。即如乌里雅苏台、科布多所属唐努乌梁海,及塔尔巴哈台所属爱斯勒布什之哈萨克,伊犁所属特穆尔图淖尔、哈拉塔拉之哈萨克、布鲁特,皆系我国赏给游牧养生之地,并各赏给爵职俸禄,若将其地分隶你国,其人之生计立蹙,又将谁归?必仍甘心内附,恐与贵国实有不利。向该使反复譬论,该使辞塞。当唤令阿勒台乌梁海散秩大臣③,面询以该蒙古游牧,是否中华之地。据巴雅尔莽柰向该使声称:“我们投诚大

大清国钦差勘办西北界事宜大臣定边左副将军镶红旗汉军都统明谊,塔尔巴哈台参赞大臣副都统锡霖,塔尔巴哈台领队大臣副都统衔诺奇泰巴图鲁博勒果索;大俄罗斯国钦差分界全权大臣住扎伊犁

1864年新疆少数民族起兵反清,俄方认为此机可乘,派兵威胁清廷。清廷被迫接受沙俄提出的条件,中俄签订了《勘分西北界约记》。通过这个条约,原属于清朝乌里雅苏台将军辖区的西北部,包括唐努乌梁海十佐领牧地,科布多所属阿勒坦淖尔乌梁海二旗全部和科布多所属阿勒坦乌梁海七旗所属的大片中国哈萨克、布鲁特族的牧地,均被沙俄所占。中国丧失的领土总数达44万多平方公里。

< 1 > < 2 >

格讷喇勒匡苏勒大臣斯塔特斯奇索斐业特呢克喀瓦里业尔依旺杂哈劳,分界全权大臣悉毕尔兵队大臣格讷喇勒呢什塔布之坡勒科倭呢克喀瓦里业尔依旺巴普考;各承君命,遵照京城议定和约,以敦两国和好,在塔尔巴哈

1871年沙俄假借俄国边界被侵为名,悍然出兵伊犁地区。以后又有英国支持阿古柏政权,引起沙俄加紧对新疆的侵略计划。1876-1877年甘陕总督左宗棠平定了天山南北的叛乱,沙俄侵吞中国新疆领土的阴谋,终于破产。当清廷平定天山北路,收复乌鲁木齐、玛纳斯后,就向俄国提出归还伊犁的要求,遭到俄方种种阻挠。直到1881年中俄订立《伊犁条约》,将霍尔果斯河以西地区划归沙俄。次年俄国才从伊犁撤军。

台会同,将自沙滨达巴哈起至浩罕边界之葱岭止两国中间应分界址,顺山岭、大河及现在中国常住卡伦,议定交界,绘画地图,图内以红色线道分为两国交界,今将议定界址地名并拟议章程,开列于后:

以后中俄又签订了一系列条约,如《喀什喀尔界约》。《中俄科塔界约》、《续勘喀什喀尔界约》,沙俄在中国新疆共攫取7万多平方公里的领土,中俄西北边界才划定如今界。

第一条 自沙滨达巴哈界牌起,先往西,后往南,顺萨彦山岭,至唐努鄂拉达巴哈西边末处,转往西南,顺赛留格木山岭,至奎屯鄂拉,即往西行,顺大阿勒台山岭;至斋桑淖尔北面之海留图两河中间之山,转往西南,顺此山直至斋桑淖尔北边之察奇勒莫斯鄂拉;即转往东南,沿淖尔,顺喀喇额尔齐斯河岸,至玛呢图噶图勒干卡伦为界。此间分别两国交界,即以水流为凭:向东、向南水流之处,为中国地;向西、向北水流之处,为俄国地。

第二条 自玛呢图噶图勒干卡伦起,往东南行,至赛里鄂拉;先往西南,后往西行,顺塔尔巴哈台山岭;至哈木尔达巴哈,即转往西南,顺库木尔齐、哈喇布拉克、巴克图、苇塘子、玛呢图、沙喇布拉克、察汗托霍依、额尔格图、巴尔鲁克、莫多巴尔鲁克等处卡伦之路;至巴尔鲁克、阿拉套两山岭中间,由平地行,即在哈布塔盖、阿噜沁达兰两卡伦中间,择山坡定界,自此至阿勒坦特布什山岭东边末处为界。此间分别两国交界,即以水流为凭:向东、向南水流之处,为中国地;向西、向北水流之处,为俄国地。

第三条 自阿勒坦特布什山岭东边末处起,依阿拉套大岭往西,顺阿勒坦特布什、索达巴哈、库克托木、罕喀尔察盖等山顶。向北水流之处,为俄国地;向南水流之处,为中国地。至向东水流之萨尔巴克图河,向西流水之库克鄂罗木河,向南流水之奎屯河源之匡果罗鄂博山,即转往南。向西流水之库克鄂罗木等河之处,为俄国地;向东流水之萨尔巴克图等河之处,为中国地。自此由奎屯河西边之奎塔斯山顶,行至图尔根河水从山内向南流出之处,即顺图尔根河,依博罗胡吉尔、奎屯、齐齐干、霍尔果斯等处卡伦,至伊犁河之齐钦卡伦。过伊犁河,往西南行,至春济卡伦,转往东南,至特穆尔里克河源。转东,由特穆尔里克山顶行,围绕哈萨克、布鲁特游牧之地,至格根河源,即转往西南。格根等向西流水之处,为俄国地;温都布拉克等向东流水之处,为中国地。自此往西南,由喀喇套山顶行,至毕尔巴什山,即顺向南流水之达喇图河,至特克斯河。过特克斯河,顺那林哈勒哈河,靠天山岭为界。自此往西南,分晰回子部落、布鲁特部落住牧之处,由特穆尔图淖尔南边之罕腾格尔、萨瓦巴齐、贡古鲁克、喀克善等山,统曰天山之顶,行至葱岭,靠浩罕界为界。

第四条 现将边界顺山岭、大河及常住卡伦议定后,其边界以外分入俄国之地,原有中国乌里雅苏台、科布多所属大阿勒台等山岭迤北旧住之乌克克等卡伦,塔尔巴哈台所属塔尔巴哈台山岭迤北旧住之鄂伦布拉克等卡伦,及阿拉套山迤北旧住之胡苏图阿鲁沁达兰卡伦,伊犁所属旧住之匡果罗鄂伦等卡伦,建立界牌鄂博以前,仍听中国在彼住守,统俟明年两国立界大臣会同建立界牌鄂博时,何处将界牌鄂博立毕,即将何处应向内挪移卡伦,限一月内挪移。

第五条 今将边界议定,永固两国和好,以免日后两国为现定边界附近地方住牧人丁相争之处,即以此次换约文到之日为准,该人丁向在何处住牧者,仍应留于何处住牧,俾伊等安居故土,各守旧业。所以地面分在何国,其人丁即随地归为何国管辖;嗣后倘有由原住地方越往他处者,即行拨回,免致混乱。

第六条 自现在议定边界换约之日起,过二百四十日,即为两国立界大臣订准日期,俄国两起立界大臣均赴阿噜沁达兰

、喀布塔盖两卡中间会齐:一起会同伊犁立界大臣往西南,按照议定界址,建立界牌鄂博;一起会同塔尔巴哈台立界大臣往东北,按照议定界址,建立界牌鄂博,行至玛呢图噶图勒干卡伦,会同科布多立界大臣,按照议定界址,建立界牌鄂博;行至索果克卡伦,会同马里雅苏台立界大臣,按照议定界址,建立界牌鄂博,至沙滨达巴哈止。

如遇大山,以山梁划界;遇大河,以河岸划界;如遇横山、横河,俱以新立界牌鄂博划界。至建立界牌鄂博时,总以各界址处所水流之方向作为立界之凭,择其地方形势建立。如有大岭,行人不能越往、实难堆立之处,即以水流及山岭为界。其平旷之区,两国堆立界牌鄂博时,中间空出二十丈,作为公中之地。所立界牌鄂博以左,其山河所产一切物件,均属中国;所立界牌鄂博以右,其山河所产一切物件,均属俄罗斯国。

第七条 明年两国立界大臣建立界牌鄂博毕,再将堆立界牌鄂博共若干处,及均在何处堆立地名,作记互换为凭。

第八条 今将两国应分界址议定。建立界牌鄂博后,倘有河源系在中国而流注于俄国者,中国不得改截其流注之故道;倘有河源系在俄国而流注于中国者,俄国亦不得改截其流注之故道。

第九条 从前仅止库伦办事大臣与恰克图固毕尔那托尔,及伊犁将军塔尔巴哈台参赞大臣与西悉毕尔总督往来行文;自今勘定边界之后,乌里雅苏台、科布多二处,遇有会同俄国查办事件,应拟增添由乌里雅苏台将军、科布多参赞大臣与托木、色米珀拉特二省固毕尔那托尔往来行文办理。其所行文件,或用清字,或用蒙古字俱可。

第十条 塔尔巴哈台所属巴克图卡伦迤西小水地方,旧有种地纳粮民庄五处。该处地面,按今议定界址,虽已分在俄国,惟该民人所种田地断难遽令迁移,应于立界后,限十年内,令伊等陆续内迁。

今经两国大臣会同议定,将一切分定界址绘图四分,图内分定界址,地名用俄罗斯字、满洲字合璧注写,两国勘界大臣钤印画押。并作此记约,用俄罗斯字、满洲字各书写四分,两国勘界大臣钤印画押,一并互换。两国分界大臣各存图志一分,记约各一分,以便查办外,其余图志二分,合璧记约二分,由两国分界大臣自行呈送各本国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各一分,以备补续京城议定条约,为此互换记约。

本约记见《同治条约》,卷7,页21-25;未找得俄文本。

本约记俄文本称为《塔城议定书》。签订时有满、俄文本,原无汉文本。《同治条约》所载的汉文本系满文本汉译。《海关中外条约》把俄文本译成英文,见卷1,页144-151。

本文由ca88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沙皇俄国对中亚的征服,俄使强词背理会议分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