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中国历史 2020-03-02 11:1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ca88 > 中国历史 > 正文

载泽做出的成就分别有在什么方面,爱新觉罗


时间:2013-06-13 14:25:43 来源:不详

当然,五大臣出洋考察政治的同时,还带回来很多关于西方宪政制度与思想的资料,这些促进了西方民主政治思想在中国的传播,为清政府的预备立宪提供了可资利用的思想资源。

载泽问:“我国考察各国政治,锐意图强,应该以什么为纲领呢?”伊藤博文答:“贵国欲变法自强,必以立宪为先务。”

立宪不但不削弱君主的权力,反而强化君主的权力,这种特殊历史现象,只会出现在日本近代那般特殊的历史条件下。载泽以日本作为立宪可以“巩固君权”的有力证据,其见识之浅陋,可见一斑。但吊诡的是,恰恰是载泽这份浅陋乃至荒谬的密折,打动了慈禧。究其原因,一者,载泽身份特殊,不但是皇室成员,还是慈禧的侄女婿,其岳父桂祥,是慈禧的兄弟;桂祥的另一个女儿,则是光绪的皇后、后来的隆裕太后。二者,慈禧本来对立宪知之甚少,一直担心立宪会损害君权;自庚子年体验了一把督抚们不理会她的勤王诏书、自行筹划“东南互保”后,削弱地方督抚们的权力,又一直是她念兹在兹的一块心病。载泽密折里一番天花乱坠,不但极大地消解了慈禧的戒心,还让她看到了削弱督抚权力的某种希望。故而,载泽8月23日进呈密折,慈禧9月1日即宣布“预备立宪”,清末新政的实质性内容由此开启。载泽也一度被时誉称颂为立宪的“开幕元勋”。

yzc518亚洲城 1

载泽的故事

官制改革的内容,分中央和地方两块。中央这一块,“略与日本现制相等”,换言之,就是继续保持君主高度集权的模式不变;地方这一块,“废现制之督抚,各省新设之督抚,其权限仅与日本府县知事相当,财政、军事权悉收回于中央政府”。具体的做法,是在地方按照“立宪”的理念,搞“三权分立”,新设地方审判庭、地方议事会、地方董事会,从督抚们手里分割行政权和司法权。“立宪”是一种“政治正确”,督抚们自然不能有异议,于是“人民程度不够”,就成了督抚们一致反对立即搞地方审判庭、议事会、董事会的主要理由。当然,也有一些督抚回奏得很直白,比如河南巡抚张人骏说:“州县不司裁判,则与民日疏;疆吏不管刑名,则政权不一”,明确反对中央把司法权从地方手里夺走。1/3 123下一页尾页

妻子

爱新觉罗·载泽是改革派和立宪的重要人物,清朝灭亡后他又成了复辟派的重要人物之一,曾拥护张勋复辟。孙殿英盗东陵后,他曾代表清朝皇室做善后工作。1929年,载泽在北平城穷困潦倒,郁郁而终。

但引用者们忽略或者故意无视了载泽这句话的背景。1905年,慈禧派了载泽、端方、戴鸿慈等五人出洋考察各国政治;1906年,载泽考察归来,向慈禧进了一道《奏请宣布立宪密折》,这句“名言”,就出自该密折。引用者往往只顾着拿这句“名言”来证明清末新政的诚意,却忘了去领会载泽为什么会得出“宪法唯独最不利于官”这样一个结论。个中逻辑,其实载泽在密折里说得非常明白。

亲属成员

载泽又问:“我国立宪,应该师法哪一国家为最好?”伊藤博文答:“各国宪政有两种,有君主立宪国,有民主立宪国。贵国数千年来为君主之国,主权在君而不在民,实与日本相同,似宜参用日本政体。”

载泽问:“我国考察各国政治,锐意图强,应该以什么为纲领呢?”伊藤博文答:“贵国欲变法自强,必以立宪为先务。”

载泽还问:“君主立宪与专制有何区别?”伊藤博文答:“最主要的区别就是立宪国的法律必须经过议会议决,呈君主裁定,然后公布。不像专制国的法律,君主一个人说了算。法律公布之后,全国人民都得遵行,没有一个人不受到法律的约束。”

载泽说,现在“在外各督抚,在内诸大臣”当中,有不少人以立宪会损害君主大权为由,不遗余力阻挠立宪;殊不知,君主立宪[注: 或称“虚君共和”,是一种国家的体制。君主立宪是在保留君主制的前提下,通过立宪,树立人民主权,限制君主权力,实现事实上的共和政体。]的核心是“尊崇国体,巩固君权,并无损之可言”。这些督抚大臣们之所以频频阻扰,是因为他们很清楚,立宪后,“其权必不如往日之重,其利必不如往日之优”,朝廷决不能上他们的当。载泽还以日本宪法为例,列举了17条立宪后将由君主完全掌控的统治大权,进而得出结论:立宪后,“国之内政外交,军备财政,赏罚黜陟,生杀予夺,以及操纵议会,君主皆有权以统治之”,君权不减反增,如此,可使“皇位永固”,“君位万世不改”。换言之,在载泽看来,立宪可以帮助君主从地方督抚手里把更多的权力夺回来。

载泽认为立宪的第三个好处是“内乱可弭”。应该说,载泽的这一观点非常犀利,确实打中了革命党人的要害。

他们还谈到人民的言论自由、立宪国君主与政府的权力等。这场谈话,伊藤博文全部用英语作答,由中国考察团中的随员柏锐口译。

载泽这种荒谬的认知,来自伊藤博文[注: 伊藤博文(1840——1909年),长洲藩人,生于日本天保十一年,幼名利助后改俊辅,又改博文,号春亩。生父为一农民,名林十藏。]载泽这种荒谬的认知,来自伊藤博文。1905年受命出洋,载泽的任务是“考察各国政治”,并不专为“考察立宪”。回国后,载泽之所以对立宪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与伊藤博文等人的影响关系甚大。先是伊藤博文告诉载泽,“贵国欲变法自强,必以立宪为先务”,而后,当载泽不断问及立宪对皇权的影响时,伊藤又一再肯定回答:“贵国如行立宪制度,大权必归君主”。载泽密折里所列举的17条立宪后将由君主完全掌控的统治大权,其实全都是从伊藤博文那里听来的。

外交方面

在日本考察时,载泽与日本明治维新的元老伊藤博文有过这样一场谈话。

慈禧愿意启动新政,是受了载泽谬论的误导载泽告诉慈禧,可以借助“立宪”把权力从地方督抚手里夺回来“宪法之行,利于国,利于民,而最不利于官”,这是清末皇族少壮派代表人物载泽的一句“名言”,近年来引用率颇高。清末新政的核心是“立宪”,载泽又是新政核心决策层里的人物;引用者们大抵是希望借这一名言,来说明晚清最后十年的改革,其实很有诚意。WwW.lSqn.Cn

人物评价

载泽向慈禧太后提交的报告《奏请宣布立宪密折》中,提出了立宪的三个好处,载泽提的第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皇位永固”。第二个理由是“外患渐轻”。第三个好处是“内乱可弭”。应该说,载泽的这一观点非常犀利,确实打中了革命党人的要害。

慈禧临终前对启动改革悔恨交加慈禧临终前对启动改革悔恨交加慈禧临终前对启动改革悔恨交加

载泽等考察大臣出洋前后到了14个国家。每到一国游历结束时,都及时向清政府奏报考察经过和心得,并介绍该国的政治体制和统治得失、经验教训。他们考察虽以政治特别是宪政为中心,但实际调查范围很广,包括议会、政府机关、工厂、银行、学校、警察、图书馆、博物馆、动植物园,以至监狱、浴池等,并请外国政治家、学者讲解宪政原理和各种制度,还大量收集、购买、翻译各类图书、资料。

爱新觉罗·载泽的主要贡献

1906年,出洋“考察政治”的载泽一行在英国伯明翰。02看清“立宪”的真相后,慈禧临终前表示相当后悔迫不及待用“立宪”向地方督抚夺权,结果惨遭失败受载泽密折的鼓舞,慈禧9月1日宣布“预备立宪”,9月2日就宣布要改革官制,打算用“立宪”的名义,从地方督抚们手里“合法”夺权了,史称“丙午官制改革”——载泽、端方在奏请改革官制的折子里说得很明白:“循此不变,则唐之藩镇,日本之藩阀,将复见于今日”。

五世祖:康熙帝第十五子愉恪郡王爱新觉罗·胤禑之五世孙。

载泽等考察大臣出洋前后到了14个国家。他们重点考察了美国、英国、法国、德国、俄罗斯、日本等国家,特别是日本和德意志帝国的君主立宪政体。载泽出洋考察结束回国后,向慈禧太后和光绪帝上了《奏请宣布立宪密折》,将日本的宪政体制摆在列国之首,奏请仿日德例,改行君主立宪政体。载泽还着有颇具史料价值的《考察政治日记》。

载泽曾询问伊藤博文所言是否都已付诸实施,伊藤告诉他,自己所说的这些,都已“实行有效”,绝非一般“学问家”的空谈。伊藤没有欺骗载泽,他替日本设计的宪法,的确保证了军政管理大权牢牢掌控在天皇手里。但伊藤没有告诉载泽,中日两国改革的起点完全不同,而以他的政治眼光,不可能看不到这一点。

着作

yzc518亚洲城 2爱新觉罗·载泽

但载泽对“立宪”的理解完全是错的这个逻辑显然是错的。无论是证之学理,还是验之史实,“立宪”的核心,一定都是“限制君权保障民权”八个字;至于“官权”是否会受到损害,则是不一定的事情。载泽拿日本举例,也是大错特错。明治维新[注: 在19世纪中期的亚洲,日本处于最后一个幕府——德川幕府时代。掌握大权的德川幕府所实行的苛政,不时激起众多以务农为业的百姓反抗。]前,天皇只是个摆设,清廷却是古老的皇权专制体制;就君主立宪的客观需求而言,天皇确实需要增强一些权力,清廷皇室的权力则严重过剩。载泽对立宪的理解,如此荒谬,其“名言”—— “宪法之行,利于国,利于民,而最不利于官”——自然也说明不了清廷有多少改革诚意。

载泽的第二个理由是“外患渐轻”。这一点是从融入国际社会的角度出发的,世界列强多是立宪的民主国家。清朝如果也能立宪,就不会再被当作国际社会中的另类和威胁因素,也不会再拿什么专制、人权出来说事了。

主要成就

奏折

载泽还问:“君主立宪与专制有何区别?”伊藤博文答:“最主要的区别就是立宪国的法律必须经过议会议决,呈君主裁定,然后公布。不像专制国的法律,君主一个人说了算。法律公布之后,全国人民都得遵行,没有一个人不受到法律的约束。”

叶赫那拉·静荣:慈禧太后二弟承恩公叶赫那拉·桂祥之长女。

他们还谈到人民的言论自由、立宪国君主与政府的权力等。这场谈话,伊藤博文全部用英语作答,由中国考察团中的随员柏锐口译。

《清史稿·卷二百二十一·列传八》

轶事典故

父亲:奕枨,因清仁宗嘉庆帝第五子惠亲王绵愉第四子奕询无子,奉旨过继为嗣,更名载泽,袭辅国公,进镇国公,加贝子衔。

《出使各国考察政治大臣载泽等奏请以五年为期改行立宪政体折》

主要作品

yzc518亚洲城,载泽又问:“我国立宪,应该师法哪一国家为最好?”伊藤博文答:“各国宪政有两种,有君主立宪国,有民主立宪国。贵国数千年来为君主之国,主权在君而不在民,实与日本相同,似宜参用日本政体。”

载泽向慈禧太后提交的报告《奏请宣布立宪密折》中,提出了立宪的三个好处,载泽提的第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皇位永固”。对慈禧这个当权者而言,立宪让她放弃的只是行政权,而她家的君位却可以“万世不改”,这正是她和平让出行政权所可以换来的对价。

从载泽的政治立场看,他在晚清属于倾向于改革的开明皇族,但在武昌起义发生后,载泽的态度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坚定反对向南方革命党让步,力主杀袁世凯以谢天下。所以到了民国,载泽不是一般的政治反对派,而是暗中参与宗社党的复辟派。

载泽等五大臣出洋收获丰硕,效果显着,推动了预备立宪的决策。光绪三十二年回国后,载泽等编辑了书籍67种146册,并将其中30种分别撰写了提要,进呈光绪和慈禧御览。另将购回的400余种外交书籍送交考察政治馆备考。

当清廷开始政治改革时,载泽正当盛年,是出洋考察宪政的五大臣之一,态度积极,贡献良多,以宗室重臣身份上奏宣布立宪密折,对后来的仿行立宪、预备立宪影响甚大。

《出使各国考察政治大臣载泽奏请宣布立宪密折》

在日本考察时,载泽与日本明治维新的元老伊藤博文有过这样一场谈话:

载泽故居号称“泽公府”,在北京地安门东大街89号,现临街部分开设巴国布衣酒楼。

史籍记载

相关Tags:英语思想

政治方面

人物故居

父祖

子孙

本文由ca88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载泽做出的成就分别有在什么方面,爱新觉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