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中国历史 2020-02-01 12:4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ca88 > 中国历史 > 正文

孙传芳简介_孙传芳是怎么死的_孙传芳盗墓_孙传

1920年代中期,有两大军阀突然崛起,一个是北方的冯玉祥,一个是南方的孙传芳。孙传芳集团后来在国民革命军北伐的打击下土崩瓦解。而冯玉祥,虽然期间小受挫折,但自从五原誓师之后,发展一路顺风顺水,在当时各路军阀中,地盘最大,军队人数最多,冯氏的势力,发展到顶峰。然“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1930年中原大战,冯氏一败涂地,作为中国政坛一大势力的冯玉祥集团自此不复存在。这其中原因固然很多,但冯玉祥待下过苛,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冯玉祥最早属于北洋系,后来他本人加入国民党,军队也编入国民革命军序列。不管属于什么系,其军队,从理论上来讲,都是国家的军队。但实际上,同当时所有的军阀一样,军队上就是冯的私家武装,而他手下的那些高级将领,在冯玉祥集团的鼎盛时期,虽然贵为一路诸侯,统率千军万马,但在冯的眼里,估计也就是个看家护院家丁的角色。这从冯玉祥对他们的态度可以看出来,冯对于他们,几乎到了想打就打,想骂就骂的地步。 吉鸿昌是冯玉祥的爱将之一,但冯的脾气上来,对他也很不客气。有一次他们二人通电话,不知说什么冯生气了,大声对着电话那头命令:“跪下”。吉鸿昌还真听话,“扑通”一声就跪下了,这边冯玉祥还不放心,追问:“真的跪下了”?吉鸿昌回答:“真的跪下了”,这才算过关。 这样的事在冯家军内部是家常便饭,冯玉祥本人也对此安之若素,然而却最终给他招来大祸,即在中原大战中,冯手下大将韩复榘反水投蒋,改变了战局,也改变了冯玉祥集团以及冯本人的命运。与韩复榘关系密切的梁漱溟对这段历史述之甚详,兹抄录如下: “冯玉祥召开军事会议,决定大军撤向潼关以西,韩复榘提出异议,认为西北太苦,军队不宜西撤。冯这人历来治军很严,且以家长自居,当场训斥韩复榘,命令韩滚出去,并罚跪于会场外的墙跟下。散会后,冯怒气未消,又去找韩,给了一个耳光,才说:起来吧!韩作为由军长提升为总指挥的一员大将,当然受不了这种惩罚”,于是几天后,韩突然与冯的另一员大将石友三宣布脱离冯玉祥,投奔蒋介石,这几乎给予冯玉祥致命一击。中原大战很快即以冯、阎的失败而告终,冯玉祥更是赔光了老本,此后基本上由一个军事家、政治家变成社会活动家了。 有意思的是,冯韩二人此后并未完全恩断义绝,韩复榘至少给予冯表面上的尊重。下野后的冯玉祥来山东,韩复榘全程高规格接待,据韩复榘的儿子回忆,一次韩复榘带他去看望冯玉祥,“父亲则穿戴像个大兵,在一旁恭坐,相当拘谨。闲谈间,冯先生忽然说:‘向方,你就吸支烟吧,没有关系。’父亲立刻站起回答:‘报告先生!我已经戒烟了。’又谈了一阵,父亲说去‘方便’一下,刚迈出门槛,副官心领神会地急忙跑过去给父亲递上纸烟。”此时已经成为“山东王”的韩复榘在冯玉祥面前尚且如此,当年在冯玉祥手下做事时候的地位,可想而知。

不久,“九·一八”事变爆发,孙传芳马上迁至天津法租界居住。天津旧有一佛教居士林。1933年,原北洋政府国务总理、皖系政客靳云鹏联合孙传芳出面,又在东南城角草厂庵创办了新居士林,由靳云鹏任林长,孙传芳任理事长。一时新居士林善男信女云集,热闹非凡,而施剑翘也跟踪而至。

ca88官网 1施剑翘与孙传芳 有人劝孙传芳说:你多少年战场厮杀结下仇家无数,如今形单影只恐仇家来寻仇报复。孙传芳淡淡一笑说:死于同胞之手,比当汉奸卖国贼苟活强上千倍。最终,一语成谶。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特务多次拉拢孙传芳投靠日本,均遭孙传芳严词拒绝。此时,孙传芳虽然一心向佛,不问政事,但其影响力和号召力尤在。而蒋介石麾下的军统特务对威胁蒋介石统治的“异己分子”,一直欲除之而后快。施剑翘刺杀孙传芳表面上打着“替父报仇”的名义,她或许不知,在她的身后就有国民党蓝衣社特务张克瑶和施则凡的合谋,他们利用施剑翘为父报仇的心理,为其提供孙传芳行踪和行凶用的勃郎宁手枪。施剑翘被捕后,在法庭上谎称:行刺用的勃郎宁手枪是从一个退伍军官手上买的。然而,勃郎宁手枪在当时属于先进枪支,绝非一般人能有,当初军统特工陈恭澍等人在北平刺杀张敬尧时,都没有这种手枪,还是戴笠专程坐飞机飞到北平将勃郎宁手枪交给陈恭澍。试想,这种连专业特工都没有的手枪,施剑翘如何能轻易买到,这其实是军统特务欲借施剑翘之手除掉孙传芳,因而通过各种渠道使施剑翘获得到这种勃郎宁手枪。 孙传芳好友杨文恺和部下马葆珩在晚年的回忆录中都提到孙传芳之死是国民党特务借刀杀人,利用施剑翘为父报仇的心理,唆使其将孙传芳刺杀。而郭汝瑰将军后来在其回忆录中提到是蒋介石令军统密派一个叫施剑翘的女子将孙传芳杀了。 更让人疑惑不解的是,施剑翘刺杀孙传芳的时间恰恰是在冯玉祥当选国民党五届常务委员和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之后,冯玉祥与施从云是多年的老战友,而施剑翘是施从云的侄女。施剑翘之所以选在冯玉祥就任要职之后刺杀孙传芳,定是考虑了冯玉祥与施从云的关系,因为即使案发,冯玉祥对其老战友的侄女是不会袖手不管的。果然,正如所预期的那样,施剑翘刺杀孙传芳一案还在审理时,南京政府方面就已经开始活动特赦一事了。这样一来,也就很好解释出施剑翘在杀人之后,为何会毫不怯场了,好像由她来结束孙传芳的生命是天经地义之事一样。这就是民国社会“人人平等”的所谓貌似公证的法律。 施剑翘在杀害孙传芳后,为博取社会舆论的同情,刻意贬低、污蔑孙传芳的人格,以此来为自己的罪行开脱。然而孙传芳在统治东南五省期间,军纪严明,相较同时期的其他军阀,其口碑相对较好。作为一个崛起于乱世之中的枭雄,孙传芳纵有错处,也不应当将其丑化、矮化。

孙传芳

摘要:1920年代中期,有两大军阀突然崛起,一个是北方的冯玉祥,一个是南方的孙传芳。孙传芳集团后来在国民革命军北伐的打击下土崩瓦解。而冯玉祥,虽然期间小受挫折,

当时,冯玉祥为了共赴国难,来到南京重新与蒋介石携手。冯玉祥在南京受到中枢政要的欢迎,蒋介石、林森曾多次亲自登门拜访。施从云曾是冯玉祥的老战友,施从云之子施中杰也在冯玉祥身边工作。因此对于施剑翘案的情况,冯玉祥非常关注。

孙传芳民国直系军阀首领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特务多次拉拢孙传芳投靠日本,均遭孙传芳严词拒绝。此时,孙传芳虽然一心向佛,不问政事,但其影响力和号召力尤在。而蒋介石麾下的军统特务对威胁蒋介石统治的“异己分子”,一直欲除之而后快。施剑翘刺杀孙传芳表面上打着“替父报仇”的名义,她或许不知,在她的身后就有国民党蓝衣社特务张克瑶和施则凡的合谋,他们利用施剑翘为父报仇的心理,为其提供孙传芳行踪和行凶用的勃郎宁手枪。施剑翘被捕后,在法庭上谎称:行刺用的勃郎宁手枪是从一个退伍军官手上买的。然而,勃郎宁手枪在当时属于先进枪支,绝非一般人能有,当初军统特工陈恭澍等人在北平刺杀张敬尧时,都没有这种手枪,还是戴笠专程坐飞机飞到北平将勃郎宁手枪交给陈恭澍。试想,这种连专业特工都没有的手枪,施剑翘如何能轻易买到,这其实是军统特务欲借施剑翘之手除掉孙传芳,因而通过各种渠道使施剑翘获得到这种勃郎宁手枪。

ca88官网,孙传芳好友杨文恺和部下马葆珩在晚年的回忆录中都提到孙传芳之死是国民党特务借刀杀人,利用施剑翘为父报仇的心理,唆使其将孙传芳刺杀。而郭汝瑰将军后来在其回忆录中提到是蒋介石令军统密派一个叫施剑翘的女子将孙传芳杀了。

更让人疑惑不解的是,施剑翘刺杀孙传芳的时间恰恰是在冯玉祥当选国民党五届常务委员和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之后,冯玉祥与施从云是多年的老战友,而施剑翘是施从云的侄女。施剑翘之所以选在冯玉祥就任要职之后刺杀孙传芳,定是考虑了冯玉祥与施从云的关系,因为即使案发,冯玉祥对其老战友的侄女是不会袖手不管的。果然,正如所预期的那样,施剑翘刺杀孙传芳一案还在审理时,南京政府方面就已经开始活动特赦一事了。这样一来,也就很好解释出施剑翘在杀人之后,为何会毫不怯场了,好像由她来结束孙传芳的生命是天经地义之事一样。这就是民国社会“人人平等”的所谓貌似公证的法律。

施剑翘在杀害孙传芳后,为博取社会舆论的同情,刻意贬低、污蔑孙传芳的人格,以此来为自己的罪行开脱。然而孙传芳在统治东南五省期间,军纪严明,相较同时期的其他军阀,其口碑相对较好。作为一个崛起于乱世之中的枭雄,孙传芳纵有错处,也不应当将其丑化、矮化。

冯玉祥当即写了一封致国民政府主席林森的信,由冯玉祥的老部下,时任第五届中执委员、军事参议院参议鹿钟麟跑腿,串联了国民党元老李烈钧、于右任、张继等八位签名,要求林主席特赦施剑翘。

在社会舆论的声援下,天津地方法院援引郑继成杀张宗昌一案的量刑先例,判处施剑翘有期徒刑7年。然而施剑翘对此判决不服,孙传芳长子孙家震也表示不服,认为量刑太轻。

这样,施剑翘在经历了344天的囹圄生涯后,获得了自由,出狱后不久便投身于抗战事业。

1935年11月13日下午,在天津发生了一起枪杀案:已经下野多年的直系军阀孙传芳在天津佛教居士林进香听讲时,被施剑翘用手枪连发三枪当场击毙。

ca88官网 2

北伐期间,孙传芳被北伐军击败后通电下野,赴东北依附奉张。张学良决定“易帜”,服从南京政府,孙传芳借口一位夫人有病,出走当时为日军所占据的大连。1930年,阎锡山、冯玉祥、李宗仁联合反蒋,爆发了中原大战。孙传芳又劝说张学良站到反蒋一方,但张学良却于当年9月入关助蒋,致使蒋介石在大战中获胜。

事件起源可追溯到10年前。1925年,由于奉系军阀势力扩张到长江流域,引起了孙传芳的警惕。经过短暂准备,孙传芳自浙江对奉系军阀发起进攻,迅速占领苏、皖,直达山东边境,其势力在短时间内迅速扩张到浙、闽、苏、皖、赣五省。11月初,孙传芳军谢鸿勋师与奉系军阀张宗昌的前敌总指挥施从滨部遭遇,谢师击溃施从滨部,并俘虏了施从滨。当时,施从滨官阶为陆军中将,是老资格的北洋军人。按当时惯例,俘虏的敌方高级将领,均要给以优待。但施从滨被押到孙传芳的指挥部时,孙没有给予这位“北洋前辈”以任何礼遇,而是把他枭首示众,并不准收尸。

冯玉祥设法说服司法部门和政府大赦施剑翘。司法部有关人士表示:特赦问题还须国民政府主席来颁发命令。冯玉祥拍着胸脯说:“林主席那里我去想办法!”

施剑翘原名施谷兰,本是辛亥革命时期滦州起义首领施从云的女儿,过继给伯父施从滨为嗣女。1935年11月13日下午,施剑翘用手枪连发三枪将孙传芳当场击毙。施剑翘刺杀孙传芳后,当即到天津警察局一分局二所自首。

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得到冯玉祥的来信后,在1936年10月14日发布对施剑翘的赦免令:

施剑翘因其父施从滨曩年为孙传芳残害,痛切父仇,乘机行刺,并及时坦然自首,听候惩处。论其杀人行为,固属触犯刑法,而一女子发于孝思,奋力不顾,其志可哀,其情尤可原。现据各学校、各民众团体纷请特赦,所有该施剑翘原判徒刑,拟请依法免其执行等语,兹据中华民国训政时期约法第六十八条之规定,宣告原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之施剑翘特予赦免,以示矜恤。此令。

对于施剑翘刺杀孙传芳的原因,事发当时就众说纷纭:有人认为这是纯粹的“替父报仇”案;但也有人认为,当时日军正积极阴谋策划“华北自治”,而孙传芳恰恰和当时策划华北自治的日军骨干分子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冈村宁次等人均为老相识,加之当时一些活跃的亲日派分子如白逾桓、胡恩溥等也相继遇刺,让人感到此事和南京政府不无关系。

本文由ca88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孙传芳简介_孙传芳是怎么死的_孙传芳盗墓_孙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