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中国历史 2019-11-17 14:3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ca88 > 中国历史 > 正文

是历史上皇帝第一道罪己诏,北破匈奴

原标题:北破匈奴,南吞百越,是汉武帝的穷兵黩武毁了汉朝经济吗?

汉武帝在位时期是中华民族蓬勃发展的一个高峰时代。但武帝一系列的举措有利有弊。数千年后今天的我们才能说清楚。其中汉武帝在经济方面最能体现“双刃剑”特点的措施就是“算缗”、“告缗”,下面我们简单来聊一聊。

汉武帝刘彻(公元前156年7月14日-公元前87年3月29日),西汉第七位皇帝,杰出的政治家、战略家、诗人。刘彻十六岁登基,为巩固皇权,汉武帝建立了中朝,在地方设置刺史,开创察举制选拔人才。采纳主父偃的建议,颁行推恩令,解决王国势力,并将盐铁和铸币权收归中央。

问:《轮台诏》是历史上皇帝第一道罪己诏,汉武帝是在什么背景下,发布了这道诏书?

作者:雷晓凡,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硕士研究生,季我努学社青年会会员

西汉建立之初汉高祖刘邦曾为了打击商人势力一度征收财产税。至汉武帝即位后,由于边境连年用兵、国内花销巨大,在桑弘羊、张汤等人的建议下,又开始了针对商人的重税。元光六年,汉中央政府下令“初算商车”,即对交通工具征收税金,具体实行规则为普通人一部车缴纳120钱,商人缴纳240钱,五丈以上的船只每艘也须缴纳120钱。元狩四年,又下诏“初算缗钱”,以1000钱为一缗。对商人和高利贷者,按交易额或贷款额征税,每二缗征一算,对手工业者,则按其出售产品的价值征税,每四缗征一算。对于这一重税,资产丰厚者自然会百般应付设法瞒报。武帝为了应对这一局面,于元鼎三年任命杨可主管“告缗”。

文化上采用了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结束先秦以来"师异道,人异论,百家殊方"的局面。汉武帝时期攘夷拓土、国威远扬,东并朝鲜、南吞百越、西征大宛、北破匈奴,奠定了汉地范围,首开丝绸之路、首创年号,兴太学。刘彻在各个领域均有建树,但在位后期穷兵黩武,又造成了巫蛊之祸,为其整体正面形象留下负面评价,征和四年,刘彻下罪己诏。后元二年,刘彻崩于五柞宫,享年70岁,谥号孝武皇帝,庙号世宗,葬于茂陵。

yzc888亚洲城 1

汉武帝在位时期是中华民族蓬勃发展的一个高峰时代。但武帝一系列的举措有利有弊。数千年后今天的我们才能绅士清楚。其中汉武帝在经济方面最能体现“双刃剑”特点的措施就是“算缗”、“告缗”,下面我们简单来聊一聊。

yzc888亚洲城 2

汉武帝时期为了增加财政收入并收拾不法商人、高利贷者汉武帝颁布了算缗和高缗令。增加了国家收入,打击了奴隶制残余,缓和了土地兼并,有利于封建经济基础的巩固,但是也迟滞了商品经济的发展。

1.汉武帝刘彻(公元前156—前87年)是西汉第七位(含前后少帝)皇帝,是公认的具有雄才大略的君主。但到了晚年,他刚愎自用,沉溺于迷信。他修建明堂,大搞顶礼膜拜活动,还靡费巨资封禅出游,令大批人入海求蓬莱真神。并且,听信方士之言,造30丈高的铜柱仙人掌收集甘露,然后和玉屑共饮之,以图长生不老。并任用江充等奸佞,酿成了“巫蛊之祸”,逼死太子刘琚和卫皇后,使数万人死于非命。

yzc888亚洲城 3

刘彻

1、算缗是西汉武帝时国家向商人征收的一种财产税。把大工商业主和高利贷者从农民身上剥削来的财物收归国有,是历史上大规模的抑商运动。

2.军事上,公元前90年(征和三年),贰师将军李广利奉命统率汉军,出兵五原(今内蒙古自治区境内)。在征伐匈奴的前夕,由于丞相刘屈牦与李广利合谋欲立昌邑王刘髆为太子,事情败露后,平定“巫蛊之祸”的有功之臣刘屈牦被腰斩,领兵在外的李广利的妻子被捕下狱。李广利正在前线乘胜追击敌人,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恐遭大祸,本想再痛击匈奴取得重大胜利后,将功赎罪,以期汉武帝饶自己不死。但事与愿违,最后兵败,李广利没有任何退路,迫不得已,只好投降匈奴。

汉武帝画像

所谓告缗,实际上就是鼓励群众揭发,告发对象就是哪些隐瞒财产及偷逃税务者。而奖励额度甚至能达到被告发者所有资产的一半。在杨可的铁腕实施下,“告缗”推广到汉政权所能管辖的疆域之内,故而历史上也把这次事件称为“杨可告缗”。

算缗就是向大商人和高利贷者征收财产税。规定商人财产每2000钱,抽税一算;经营手工业者的财产,凡4000钱抽一算;不是三老和北边骑士有车者,每辆车抽税一算;商人的车则征收二算;有船五丈以上者每船抽税一算。

3.经济上,由于汉武帝常年对外征战,国力民力调敝,国库已经接近空虚。他用桑弘羊执掌全国财政,以高压手腕,将盐铁实行垄断专卖。并卖官鬻爵,还允许犯人交钱赎罪,导致了吏制腐败,官场黑暗。广大劳苦大众不堪官府的剥削与压榨,接连爆发农民起义,尽管屡屡被镇压下去了,但此起彼伏,愈演愈烈。

西汉建立之初汉高祖刘邦曾为了打击商人势力一度征收财产税。至汉武帝即位后,由于边境连年用兵、国内花销巨大,在桑弘羊、张汤等人的建议下,又开始了针对商人的重税。元光六年(公元前129年),汉中央政府下令“初算商车”,即对交通工具征收税金,具体实行规则为普通人一部车缴纳120钱,商人缴纳240钱,五丈以上的船只每艘也须缴纳120钱。元狩四年(前119年),又下诏“初算缗钱”,以1000钱为一缗。对商人和高利贷者,按交易额或贷款额征税,每二缗征一算,对手工业者,则按其出售产品的价值征税,每四缗征一算。对于这一重税,资产丰厚者自然会百般应付设法瞒报。武帝为了应对这一局面,于元鼎三年(公元前114年)任命杨可主管“告缗”。

告缗的收效是十分巨大的,《汉书‧食货志》中对于此事件的后果立下了这样的记述:“得民财物以亿计,奴婢以千万数,田大县数百顷,小县百余顷,宅亦如之。于是商贾中家以上大氐破。”直到元封元年后,汉武帝才逐渐停止了告缗行动。“告缗”运动虽然为汉政府聚敛了不少财产,也使得大商人阶层无力挑战中央政权,但在执行的过程中不免被“扩大化”,严重地打击了商人势力,阻碍了汉朝商品经济的发展。

2、告缗是当时反商人瞒产漏税的一种强制办法。隐瞒不报或者自报不实者,鼓励知情者揭发,叫做告缗。凡是揭发属实,立即没收被告者全部财产,并罚戍边一年,告发者奖励给被没收财产的一半。同时重申,禁止商人占有土地,违者没收。这个政策的实行为汉武帝的内外功业提供了物质保证,起到了加强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制度的作用。但西汉后期,商人与官僚、地主逐渐合流,加剧了土地兼并,直接导致当时严重的社会危机。

接二连三的打击使一度踌躇满志的汉武帝心灰意冷。沉静下来后,他对自己过去的施政行为颇有悔意。这体现在:公元前89年(征和四年),桑弘羊等人上书,要求在轮台(地名,现在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轮台县)常年驻兵以备匈奴的突然袭击。但汉武帝深思熟虑后,直接驳回了桑弘羊等人的建议。随后,他下诏,开始反思自己。其中有“当今务在禁苛暴,止擅赋,力本农。修马政复令以补缺,毋乏武备而已”。反思

本文由ca88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是历史上皇帝第一道罪己诏,北破匈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