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中国历史 2019-11-08 15:1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ca88 > 中国历史 > 正文

永不落幕的书法博物馆,少年吕蒙依孙策考【c

贾驰,唐朝,字里,生卒年均不详,约唐文宗开成初前后在世。自负才质,久困名场。太和九年,始获第一。

款识: 右《夏小正》,经文四百七十七字,本经不传,传者其传也,词与公羊、榖梁相类,宋傅崧卿始别出之,以为经后人厘,非经、传互有异同,择善而从可也。(篆书)
文卿学使大人正譌,光绪辛巳闰七朔,常熟杨沂孙篆。(行书)
钤印:杨沂孙印(白文)、观濠居士(白文)、今日何成(朱文)
【资料来源】《中国法书全集》18-清代书法3(文物出版社 可嘉扫描)

“有一分恶寒就有一分表证”,有表证必有恶寒,而有恶寒者不一定是表证,阳伤或阳郁所致诸证也可见恶风寒。虚人外感可恶寒而不伴热象。除此,凡属表实皆寒热并见。

 ; ; ; ; ;又《孙辅传》注引《江表传》曰:“策既平定江东,逐袁胤。袁术深怨策,乃阴遣闲使赍印绶与丹杨宗帅陵阳祖郎等,使激动山越,大合众,图共攻策。”

壁古字未灭,声长响不绝。

ca88官网 1
杨沂孙《篆书夏小正八条屏》纸本篆书 134×48.5cm×8 安徽省博物馆藏
释文:正月:启蛰。雁北乡。雉震呴。鱼陟负冰。农纬厥耒。初岁祭耒,始用畼。囿有见韭。时有俊风。寒日涤冻涂。田鼠出。农率均田。獭兽祭鱼。鹰则为鸠。农及雪泽。初服于公。采芸。鞠则见。初昏参,田中。斗柄悬在下。柳稊。梅杏杝桃则华。缇缟。鸡桴粥。
二月:往耰黍,禅。初俊羔,助厥母毓。绥多女士。丁亥,万用入学。祭鲔。荣菫采蘩。由胡昆小虫,抵蚳。来降燕,乃睇。剥鱓。鸣仓庚。荣芸,时有见稊,始收。
三月:参则伏。摄桑委杨。羚羊。榖则鸣。颁冰。采识。妾子始蚕。执养宫事,祈麦实。越有小旱。田鼠化为鴽。拂桐葩。呜鸠。
四月:昴则见。初昏,南门正。鸣札。囿有见杏。鸣蜮。王萯秀。取荼。秀幽。越有大旱。执陟攻驹。
五月:参则见。浮游有殷。鳺则鸣。时有养日。乃瓜。良蜩鸣。匽之兴五日翕,望乃伏。启灌蓝蓼。鸠为鹰。唐蜩鸣。初昏大火中。种黍。菽糜。煮梅。蓄兰。颁马。将闲诸则。
六月:初昏,斗柄正在上。煮桃。鹰始摯。
七月:秀雚苇。狸子肈肆。湟潦生萍。爽死。荓秀。汉案户。寒蝉鸣。初昏,织女正东乡。时有霖雨。灌荼。斗柄悬在下,参中,则旦。
八月:剥瓜。玄校。剥棗。粟零。丹鸟羞白鸟。辰则伏。鹿人从。鴽为鼠。
九月:内火。递鸿雁。主夫出火。陟玄乌蛰。熊罴貊貉,鼬鼪则穴,若蛰。荣鞠。树麦。王始裘。辰系于日。雀入于海为蛤。
十月:豺祭兽。初昏,织女正北乡。南门见。则旦黑鸟浴。时有养夜。雉入于淮,为蜃。
十有一月:王狩。陈筋革。蔷人不从。于时时也,万物不通,陨糜角。
十有二月:鸣弋。玄驹贲、纳卵蒜。虞人入梁。陨鹿角。

温病卫分与太阳伤寒初起虽同属表证范畴,然病机本质不同,因而治法大相径庭。伤寒初起者,寒为阴邪,其传变不急,易伤阳位,故风寒相结乘虚客袭肌表,治当以汗解之;温病卫分证虽见表证,但无表邪,其本实乃里热郁结。温热之邪属阳,传变迅速,自口鼻而入,直犯于肺而致肺气膹郁,肺失宣发敷布之职,卫阳扼守不达于外而现寒象,治当禁大汗而法清透,即“祛其壅塞,展布气机”。

 ; ; ; ; ;《孙策传》注引《江表传》曰:“策径到寿春见袁术,涕泣而言曰:“亡父昔从长 沙入讨董卓,与明使君会于南阳,同盟结好;不幸遇难,勋业不终。策感惟先人旧恩, 欲自凭结,原明使君垂察其诚。”术甚贵异之,然未肯还其父兵。术谓策曰:“孤始用 贵舅为丹杨太守,贤从伯阳为都尉,彼精兵之地,可还依召募。”策遂诣丹杨依舅,得 数百人,而为泾县大帅祖郎所袭,几至危殆。于是复往见术,术以坚余兵千余人还策。”

杞妇哭夫时,城崩无此说。

但见鼻塞、流涕、喷嚏、头痛、身疼之一症加恶风寒症,便可断为表证,这也是伤寒表证与温病表证共有的特征。然温病本质为郁热,故判断温病表证时,尚需见舌尖红、脉数。

《三国志·吕蒙传》云:吕蒙字子明,汝南富陂人也。少南渡,依姊夫邓当。当为孙策将,数讨山越。蒙年十五六,窃随当击贼 ,当顾见大惊,呵叱不能禁止。归以告蒙母,母恚欲罚之,蒙曰:“贫贱难可居,脱误 有功,富贵可致。且不探虎穴,安得虎子?”母哀而舍之。时当职吏以蒙年小轻之,曰 :“彼竖子何能为?此欲以肉餧虎耳。”他日与蒙会,又蚩辱之。蒙大怒,引刀杀吏,出走,逃邑子郑长家。出因校尉袁雄自首,承闲为言,策召见奇之,引置左右。

仕亦不显,惟诗文俱得美誉。后来文士集中,多称贾先辈,颇见推重。驰有集,《唐才子传》传有其传。

国医大师李士懋《火郁发之》一书中关于温病卫分与伤寒初起之表证等问题的阐释独具匠心。

二、祖郎=“山越”?

耿耿离幽谷,悠悠望瓯越。

恶风寒是表证最早出现且贯穿始终的症状,更是表证是否存在的主要标准。临床实践证明浮脉不是表证的主要判断依据,也并非表证始终不见浮脉,而是在疾病发展的特定阶段方可出现,如热盛激荡,太阳病转阳明病、卫分传气分时等。

 ;  ; ; ;其实此事应当发生孙策首次到丹阳郡募兵之时。

河上微风来,关头树初湿。

 ; ; ; ; ;疑问又出现了:孙策的手下会有“校尉袁雄”这样的人物吗?

蕙质本如云,松心应耐雪。

这段史事因吕蒙之少年奇志与孙策之慧眼识人而为人称道,但其中却有不少令人疑惑之处。

今朝关城吏,又见孤客入。

 ; ; ; ; ;按前者算,吕蒙十五六岁当是192-193年,即初平三年到初平四年,按后者算,当为193-194年,即初平四年到兴平元年。

上国谁与期,西来徒自急。

 ;  ; ; ;再看孙策传时,有人会提出疑问:孙策于兴平二年[4]才正式南渡江东,而此前屈事于袁术,怎么会在江南“讨山越”遇到吕蒙呢?

 ; ; ; ; ;《孙策传》注引《江表传》曰:建安二年夏,……是时,陈瑀屯海西,策奉诏治严,当与布、瑀参同形势。行到钱塘,瑀阴图袭策,遣都尉万演等密渡江,使持印传三十余纽与贼丹杨、宣城、泾、陵阳、始安、黟、歙诸险县大帅祖郎、焦已及吴郡乌程严白虎等……”

一、时间问题

三、“校尉袁雄”是为谁?

 ; ; ; ; ; ; 于是《三国志集解》认为吕蒙“卒于建安二十四年”[2],应当是178年出生。

 ; ; ; ; ;另,《建康实录》曰:“年四十卒于宫中”,则此事发生在兴平元年至建安元年,此间孙策并未讨山越,故不采。

 ;  ; ; ;把《吕蒙传》与《孙策传》等结合来看,便知此事发生在初平四年的丹杨郡无疑。

 ; ; ; ; ;由此可见,当时的祖郎是丹杨诸县的“山越之首”。

 ; ; ; ; ;那么,与《孙策传》的“大帅祖郎”就是《吕蒙传》的“山越”吗?我们可以在后面的记载找到答案。

 ; ; ; ; ;又根据“兴平元年,从袁术。术甚奇之,以坚部曲还策”[5]来看,孙策首次到丹阳募兵应在在初平四年。《三国志·武帝纪》等云初平四年“是岁,孙策受袁术使渡江,数年间遂有江东”,也应指此时,老M对此曾有专论,此处不赘述。

 ; ; ; ; ;另一种说法认为获关羽定荆州在十二月[3],而从蒙传来看,从病发到去世经历了一段时间,很可能卒于第二年,那么应当出生于179年。

 ; ; ; ; ;根据《三国志》的记载,建安二十四年,破关羽定荆州后,“封爵未下,会蒙疾发,权时在公安,迎置内殿,所以治护者万方,募封内有能愈蒙疾者,赐千金。时有针加,权为之惨戚,欲数见其颜色,又恐劳动,常穿壁瞻之,见小能下食则喜,顾左右言笑,不然则咄唶,夜不能寐。病中瘳,为下赦令,群臣毕贺。后更增笃,权自临视,命道士于星辰下为之请命。年四十二,遂卒于内殿。”[1]

 ; ; ; ; ;此事发生的时间一直没有定论,“蒙年十五六”是一条重要线索,但吕蒙的生卒年有不同说法。

本文由ca88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永不落幕的书法博物馆,少年吕蒙依孙策考【c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