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中国历史 2019-11-08 15:1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ca88 > 中国历史 > 正文

大历十才子之一,吉中孚简介

吉中孚 [唐]字、号、生卒年及生平均不详,鄱阳人,约唐代宗大历年间前后在世,大历十才子之一。工诗歌,与卢纶、钱起等齐名。初为道士,后还俗。至长安,谒宰相。有人荐于天子,日与王侯高会,名动京师。未几,进士及第,授万年尉,除校书郎。又登宏辞科,为翰林学士。历谏议大夫,户部侍郎,判度支事。中孚着有诗集一卷,《新唐书艺文志》传于世。

吉中孚(约公元740-798),楚州山阳县人。他能文善诗,与当时的诗人卢纶、钱起、司空曙等齐名,为"大历十才子"之一。中孚少年出游,爱鄱阳湖风光,于是客居鄱阳。初为道士,大约过了35岁,终于过够了隐逸出世的生活。还俗后,到长安拜见宰相,由朝臣推荐给皇上,备受奖掖,遂步人仕途。曾任校书和户部侍郎。后因双亲老迈,弃官归乡,孝养父母。 吉中孚的诗文,同时代人评价很高。卢纶赞他"侍郎文章宗,杰出淮楚灵"。《新唐书艺文志》著录其诗一卷。吉中孚的妻子张夫人,也会写诗,然流传下来的很少。《全唐诗》仅收录了她的一首《拜新月》。 居鄱阳最久.山阿寂寥。后还俗。李端赠诗云:旧山连药卖,孤鹤带云归。卢纶送诗云:旧箓藏云穴,新诗满帝乡。来长安,谒宰相,有荐于天子,日与王侯高会,名动京师。无几何,第进士,授万年尉,除校书郎。又登宏辞科,为翰林学士,历谏议大夫,户部侍郎、判度支事。贞元初卒。初,拜官后,以亲垂白在堂,归养至孝,终丧复仕。中孚神骨清虚,吟咏高雅,若神仙中人也。集一卷,今传。

晚春送吉校书归楚州

诗人饶楚思,淮上及春归。

旧浦菱花待,闲门柳絮飞。

高名乡曲重,少字道流稀。

定向渔家醉,残阳卧钓矶。

卢纶(约737-约799),字允言,唐代诗人,大历十才子之一,河中蒲人。天宝末举进士,遇乱不第;代宗朝又应举, 屡试不第。大历六年,宰相元载举荐,授阌乡尉;后由王缙荐为集贤学士,秘书省校书郎,升监察御史。出为陕府户曹、河南密县令。后元载、王缙获罪,遭到牵连。德宗朝复为昭应令,又任河中浑瑊元帅府判官,官至检校户部郎中。 卢纶祖上、近世官皆不显,曾祖父为永宁令,祖父为济州司马,父亲为临黄县尉,他的亲属也大多为县丞、县尉之类的小官。这种介于达官阶层和士民阶层之间的社会地位,使他既有依附达官贵人、以诗干进的一面,又有了解社会现实、创作优秀作品的一面。卢纶的诗,早年即以舟人夜语觉潮生为人称道。直至垂暮之年,文学才华也未消歇,《塞下曲》成为诗歌史上的千古名作。在大历十才子中,他一生虽不得意,但去世最晚,所以对改变当时文体、诗风的影响也就最大。 生卒年代考 卢纶的生年,现在一般工具书称约为唐玄宗天宝七年,游国恩等著《中国文学史》定为天宝七年,都是依据闻一多先生《唐诗大系》,似乎成为已定之论。但傅璇琮先生《唐代诗人丛考》认为748年说不能成立,理由是姚合《极玄集》与《旧唐书卢简辞传》载卢纶天宝末举进士不第。唐五代人所记当可靠,若生于天宝七年,天宝本只是一个八九岁的孩子,不可能举进士。又卢纶有几首诗自云为至德中作,若生于748年,至德中只十来岁,不可能作此数首诗的。傅说较有道理。闻一多、游国恩说不曾提出依据,应以傅说为是。傅璇琮提出卢纶生年决不可能是748年,而应大大提前,应生于开元二十五年或更早几年。至于卢纶的卒年,一般工具书作约800年,即贞元十六年,也不可靠。据傅璇琮该书详细考证,卢纶卒于贞元十四年、十五年间,即798-799年间。 少年与科举 少年时代的卢纶,由于家境并不很好,世道不宁,父亲可能去世较早,他本人又多病,生活并不美好,可能有好些时间,是在舅舅家度过的。他在《纶与吉侍郎中孚司空郎中曙苗员外发崔补阙峒》诗中自称:八岁始读书,四方遂有兵。禀命孤且贱,少为病所婴。又在《赴池州拜觐舅氏留上考功郎中舅》诗中说:孤贱易磋跎,其如酷似何。衰荣同族少,生长外家多。别国桑榆在,沾衣血泪和。应怜失行雁,霜霰寄烟波。 过了几年后,卢纶走举试之途,又多不顺利。上文谈到《极玄集》、《旧唐书》都记载卢纶天宝末举进士不第。卢纶有《落第后归终南别业》诗,道:久为名所误,春尽始归山。落羽羞言命,逢人强破颜。《纶与吉侍郎中孚》中说:方逢粟比金,未识公与卿。十上不可待,三年竟无成。由这些诗可知,卢纶天宝未落第后,曾在终南山居住读书,又几次应举,但均未能及第。后来他奉亲避地于鄱阳,是几次应举都未能及第后,大概为生活所迫,或家遭变故,远赴鄱阳。可能他舅舅家其时在鄱阳一带居住,他又去投靠舅家了。大历初,卢纶又由邵阳赴长安应举,《新唐书》本传说他大历初数举进士不入第。在举试之途,是彻底失败了。 仕途与交游 卢纶虽屡试不第、人生与仕途都极不顺利,但在诗坛却名声渐盛,而且他交游广泛,是一个活跃的社交家,并最终借此步入仕途。大历年间,他在长安,在鄱阳,与吉中孚、司空曙、苗发、崔峒、耿韦、李瑞等交游唱酬,被称为大历十才子。卢纶堪称十才子之冠冕,受到宰相元载、王缙的赏识与推荐,由诗坛步入仕途。元载将卢纶的诗进给皇上,补阌乡尉。后来又因王缙的礼聘,为集贤学士、监察御史,这中间又曾任河南巩县令。元载、王缙获罪时,卢纶受到牵连,因此还被拘禁过。德宗继位后,卢纶又被任为昭应县令。朱泚之乱发生后,咸宁王浑瑊出镇河中,召卢纶为元帅府判官。军营生活,使卢纶诗风较为粗犷雄放,关于军旅边塞诗,写得极有生气,为大历十才子其他诗人所难及。因他的诗受到德宗重视,官至检校户部郎中。正当他在官场将要青云直上的时候,生命却终结了。 卢纶一生如此不得意,只是因为权贵的推荐,才作了很短时期的官,可以说是得利于社交。卢纶所交往的人物,不乏权贵大僚,除前面提到的宰相元载、王缙外,任过实职的宰相还有常衮、李勉、齐映、陆赞、贾耽、裴均、令狐楚,浑瑊、马燧、韦皋虽未任过宰相,但也是大权在握的人物。卢纶与之交往的,还有封疆大吏、重要朝官和掌握着入仕、升迁大权的人物,如皇浦温、鲍防、黎干、卢甚、张建封、韦渠牟、裴延龄、王延昌、徐浩、薛邕、赵涓、李纾、包佶、吉中孚、肖昕,其他朝臣、各级官员和名门子弟则更多。与一些著名诗人的交往则更无须细数。从这个意义上讲,卢纶又是一个非常活跃的社交家。

1史料记载

图片 1

吉中孚 [唐]字、号、生卒年及生平均不详,鄱阳人,约唐代宗大历年间前后在世,大历十才子之一。工诗歌,与卢纶、钱起等齐名。据《重修山阳县志》载:“吉中孚少为道士,后登博学宏辞科,授校书郎,与卢纶、韩翃、钱起、司空曙、苗发、崔峒、耿湋、夏侯审、李端俱以诗名,号大历十才子。贞元初,知制诰①,与陆贽、韦执谊、吴通元等同视草②,官至户部侍郎。妻张氏,亦工诗。”所记甚简,且语焉不详。兹据史籍所载,对其字、籍贯、生卒年及生平事迹作如下探讨。

继续来一首唐朝诗人李嘉佑的诗作。从诗名可以看出,这是李嘉佑为“吉校书”所作的送行诗。

2籍贯考辨

“吉校书”,即吉中孚(约公元786年前后在世),字、号、生卒年及生平均不详。可以知道的是,吉中孚初为道士,后来还俗,不久便进士及第,授万年尉,历任校书郎、翰林学士、谏议大夫、户部侍郎等职。

《全唐诗》卷295吉中孚名下注为鄱阳人。《中国文学家大辞典·唐五代卷》在吉中孚辞条中说系楚州人。前者为《旧唐书》卷163“卢简辞附”所证实。其曰:卢简辞“父纶,天宝末举进士,遇乱不第,奉亲避地于鄱阳,与郡人吉中孚为林泉之友。”在卢纶的悲旧诗中亦有“因浮襄江流,远寄鄱阳城。鄱阳富学徒,诮我戆无营”之句。然而,卢纶也在《送吉中孚校书归楚州旧山》诗中道出了吉中孚与淮安的渊源。他在诗题下'注日:“中孚自仙宫入仕。”唐代楚州的道观除太清观外,所谓“仙宫”只有紫霄宫,无庸置疑,中孚曾为紫霄宫的道长。他此次是官拜校书郎数载之后归楚州旧山养病的。故卢纶咏他“年来倦萧索,但说淮南乐。”李端却说他“吟诗开旧帙,带绶上荒坛。因病求归易,沾恩更隐难。”由此可以看出,吉中孚系鄱阳人,少时家贫,出家为道士,随师来楚州,在紫霄宫修炼,后为仙宫住持。从他被卢纶、李端和司空曙等人所咏的诗中反映出,入仕后,曾多次回归楚州休养。

《全唐诗》卷295吉中孚名下注为鄱阳人。《中国文学家大辞典·唐五代卷》(中华书局)在吉中孚辞条中说系楚州(今江苏淮安)人。

3生平事迹

图片 2

在唐代,一个道士能够入朝出仕,一定要有内外大臣举荐,得到皇上赏识才行。大历初,吉中孚还俗,以道从儒,成为宰相元载府上的嘉宾。由于“元载自幼嗜学,好属文,性敏惠,博览子史,尤学道书”,天宝初,玄宗崇奉道教,元载得以策入高科。李端在《送吉中孚拜官归楚州》中写道:“初戴莓苔帻,来过丞相宅。满堂归道师,众口称诗伯。”在另一首诗中他又说:“毛遂登门虽异赏,韩非入传滥齐名”;“年少奉亲皆愿达,敢将心事向玄成。”中孚受元载的举荐保奏,征拜为校书郎。与钱起、卢纶等文咏唱和,同游于驸马郭暧之门。大历十年或十一年,登博学宏辞科,一说中书判提萃科。大历十二年,元载以罪诛,因中孚与元载仅系道友诗文之交,并未参与其“侈僭无度,排斥忠良”之举,故未受株连坐累。中孚“贞元初,知制诰,与陆贽、韦执谊、吴通元等同视草。”此说始见于《旧唐书·吴通元传》卷190下,是专对吴通元而言。而吉中孚知制诰是在贞元前,先于吴通元。《中国文学家大辞典》载吉中孚于“建中元年为万年尉,迁司封郎中、知制诰。贞元二年以本官充翰林学士,六月改谏议大夫。”吉、陆、韦、吴都曾充翰林学士,贞元初四人同视草。史载:陆贽长于制诰政论,世称其“榷古扬今,雄文藻思。”韦执谊亦富词藻,而吴通元以文思敏睿为德宗所重,“凡中旨撰述,非通元之笔,无不慊然。”中孚与陆贽等同视草,足见其不仅以诗闻名,而且也是撰拟诏旨的能手。他于文雅之余,亦善理财。“贞元二年迁户部侍郎,判度支两税”,即掌管国家的财政收支与夏、秋两税事务。这与上述“贞元中,吉中孚为翰林学士、户部侍郎,典邦赋”是一致的。在此期间,他曾权判吏部侍郎,为中书舍人。不久,卒于京都。

唐朝诗人卢纶(739-799年)在《送吉中孚校书归楚州旧山》诗中道出了吉中孚与淮安的渊源。他在诗题下注日:“中孚自仙宫入仕。”唐代楚州的道观除太清观外,所谓“仙宫”只有紫霄宫,无庸置疑,吉中孚曾为楚州紫霄宫的道长。

4生卒年及字

送吉中孚校书归楚州旧山

(中孚自仙官入仕)

唐  卢纶

青袍芸阁郎,谈笑挹侯王。

旧箓藏云穴,新诗满帝乡。

名高闲不得,到处人争识。

谁知冰雪颜,已杂风尘色。

此去复如何,东皋岐路多。

藉芳临紫陌,回首忆沧波。

年来倦萧索,但说淮南乐。

并楫湖上游,连樯月中泊。

沿溜入阊门,千灯夜市喧。

喜逢邻舍伴,遥语问乡园。

下淮风自急,树杪分郊邑。

送客随岸行,离人出帆立。

渔村绕水田,澹澹隔晴烟。

欲就林中醉,先期石上眠。

林昏天未曙,但向云边去。

暗入无路山,心知有花处。

登高日转明,下望见春城。

洞里草空长,冢边人自耕。

寥寥行异境,过尽千峰影。

露色凝古坛,泉声落寒井。

仙成不可期,多别自堪悲。

为问桃源客,何人见乱时。

由于新旧唐书都未予吉中孚立传,以致后世凡介绍其人都无字,并说生卒年不详。其实,据《旧唐书》“卢简辞附”所载:“贞元中,吉中孚为翰林学士、户部侍郎,典邦赋,荐纶于朝。会丁家艰,而中孚卒”。即可推算其大约卒于何时。唐德宗贞元共21年,即公元785-805年,贞元中大致为公元795年前后,此时中孚荐纶于朝,偏偏碰上卢纶父或母逝世,须在家服丧三年。而在此期间,他本人亦谢世。故吉中孚约卒于公元798年。他于唐代宗大历初年还俗,征拜为校书郎,约为25岁左右,故他约生于公元740年。史书不言其字,但司空曙在《送吉校书东归》中吟道:“少年芸阁吏,罢值暂归休。独与亲知别,行逢几海秋。听猿看楚岫,随雁到吴洲。处处园林好,何人待子猷”。李端在《宿山寺雪夜寄吉中孚》中亦说;“鄙夫今夜兴,唯有子猷知。”可见“子猷”是实指中孚,即其字也。

卢纶与李嘉佑的诗作主题是相同的。吉中孚官拜校书郎数载之后,归楚州旧山养病的。

5诗苑佳偶

从卢纶、李嘉佑,以及李端(《送吉中孚拜官归楚州》)和司空曙(《送吉校书东归》)等人所作的诗可见,吉中孚入仕后曾多次回归楚州休养,其人缘是真不错。而这些诗友之间的诗作,为我们描绘出古代楚州的盛景与风情……

《新唐书·艺文志》曾着录《吉中孚诗》一卷,已散失。仅存诗一首,兹录于下:

送归中丞使新罗册立吊祭:官称汉独坐,身是鲁诸生。绝域通王制,穷天向水程。岛中分万象,日处转双旌。气积鱼龙窟,涛翻水浪声。路长经岁去,海尽向山行。复道殊方礼,人瞻汉使荣。

此诗作于大历三年。二年,新罗王宪英卒,国人立其子乾运为王。仍遣其大臣金隐居奉表入朝,贡方物,请加册命。明年,上遣仓部郎中兼御史中丞归崇敬持节赍册书往吊册之。以乾运为开府仪同三司、新罗王。文学史历来评论“大历十才子”的诗风为华美典雅,轻酬浅唱。从吉中孚的这首律诗看来,不仅格律规整,字句精工,而且寄情山水,咏颂了汉家的王化,也反映出唐代中国与新罗的友好往来。卢纶在悲旧诗中称他“侍郎文章宗,杰出淮楚灵。掌赋若吹籁,司言如建瓴。”绝非虚妄。吉中孚仪表非凡,器宇轩昂,仙风道骨,被誉为“才子神骨清,虚疏眉眼明;貌应同卫玠,鬓且异潘生。”他事母孝,李端以“孟宗应献鲊,家近守渔官”的诗句相称。孟宗系古之孝子,流传哭竹生笋的故事。唐代诗人辈出,若银河灿烂,然而夫妻皆善音律,长于诗赋者却寥寥无几。

6吉中孚妻

中孚妻张氏,生卒不详,山阳人,工于诗,尤善歌行,诗名甚着。《诗薮外编》称她“可参张籍、王建间”,《唐音癸签》赞誉其诗为“尤彤管之铮铮者”。《全唐诗补编》存其诗一首,兹录如下:

拜新月,拜月出堂前,暗魄深笼桂,虚弓未引弦。

拜新月,拜月妆楼上,鸾镜未安台,蛾眉已相向。

拜新月,拜月不胜情,庭前风露清,月临人自老,望月更长生。

东家阿母亦拜月,一拜一悲声断绝。

昔年拜月逞容仪,如今拜月双泪垂。

回看众女拜新月,却忆红闺年少时。

这首长歌行,以“拜新月”为题,委婉地抒发了红颜易老,佳人迟暮的哀怨,亦属于情思绵邈,轻咏浅唱之类。除《拜新月》外,再录五律《咏柳絮》一首:

霭霭芳春朝,雪絮起春条;

或值花同舞,不因风自飘。

过樽浮绿醑,拂幌缀红梢;

那用持愁玩,春怀不自聊。

这对诗苑佳偶,当有许多风韵酬答的佳作,可惜未得流传于后世。

①制诰:掌管撰拟皇帝的诏令的官员。

②视草:古时词臣奉旨修正诏谕称视草。

《送归中丞使新罗册立吊祭》

官称汉独坐,身是鲁诸生。绝域通王制,穷天向水程。

岛中分万象,日处转双旌。气积鱼龙窟,涛翻水浪声。

路长经岁去,海尽向山行。复道殊方礼,人瞻汉使荣。

本文由ca88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历十才子之一,吉中孚简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