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世界历史 2019-11-23 01:4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ca88 > 世界历史 > 正文

美国防部,以美合研的

美国防部:地中海导弹测试与对叙可能军事行动无关

以色列和美国3日自地中海发射了两枚导弹系以测试反导系统。俄新社9月3日报道指出,在近期(西方国家)可能对叙利亚展开军事行动的时期,以色列指挥部拟定了实施这一行动。俄国家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阿列克谢·普什科夫表示,以色列发射导弹表明该国也在准备参与(对叙)军事行动。  报道认为,以色列选择测试本国反导系统的时间极不是时候。美国军舰所在的地中海海域、阿拉伯海域和波斯湾预计将爆发一场可能针对叙利亚的行动。预计9月9日美国国会将就批准对叙军事行动进行投票。早前美国总统奥巴马已向立法人员发出批准军事行动的正式请求。根据决议草案,五角大楼的任务将是剥夺叙利亚政权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可能。  报道称,在打算介入叙利亚局势问题上,美国并不孤单。法国总统奥朗德多次表示,在叙利亚问题上法国仍是美国的盟友。  俄罗斯国家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阿列克谢·普什科夫向俄新社表示,以色列发射导弹表明该国也在准备参与军事行动。普什科夫认为,“以色列方面的这个信号表明它在准备参与军事行动。这次完成的测试重点是检查以色列国防部的战斗力,并且我认为,它们被安排在美国打算对叙采取军事行动前发生”。  他认为,在对叙利亚可能采取行动前夕,这样的“测试”表明,美国没有推迟战争并且准备实施打击。  俄对外和国防政策委员会主席卢基扬诺夫称该事件是针对叙利亚的挑衅。他表示,在美国国会应对实施军事行动做出决定的9月9日之前,这类事件还可能会再上演。他坚信,“不确定性越大,越多人就希望推动作出决定,做点什么,以便克制奥巴马总统可能存有的疑虑。因此挑衅的范围是完全敞开不受限制的”。  卢基扬诺夫最后强调,如今俄罗斯领导层必须更加关注叙境内俄公民和地中海俄军舰的安全。

  据五角大楼通报,试验当日在美国陆军位于马绍尔群岛的夸贾林导弹靶场及周边的西太平洋海域举行,美国陆军炮兵连、海军“迪凯特号”导弹驱逐舰及空军航空作战中心均参与其中。

这次成功的反导测试也给了以色列当局很大信心,去应对当前复杂的中东局势。以色列总理兼国防部长内塔尼亚胡在测试成功表示,此次试射拦截了新高度和速度下的弹道导弹,成功“超乎人们的想象”,从以色列安全的角度来看,这是重大成就。他也感谢了美国在推进美以联合安全上的努力。

华盛顿9月3日消息:据媒体报道,美国国防部发言人乔治·利特尔向记者表示,与以色列在地中海共同测试反导系统与对叙可能采取的军事行动无关。

  通报指,对于第一枚目标导弹,装备宙斯盾反导系统的“迪凯特号”导弹驱逐舰利用舰载雷达进行探测跟踪,最终依照火控系统设定,发射标准-3型BlockIA制导导弹将目标导弹摧毁。

“箭-3”导弹成功拦截了一枚大气层外的目标后,激动的以色列工作人员抱住了旁边的女同事 图源;以色列国防部

该测试早在今天之前已计划很久,目的是检验导弹系统对威胁以色列的目标进行测定的能力。

美陆海空三军10日进行反导试验 但否认与对叙动武有关

观看导弹试验的内塔尼亚胡 图源:以色列总统府官方推特账号

利特尔说:“测试与美国讨论回应叙化武事件的军事行动之间毫无共同点。”

华盛顿消息:据媒体报道,在美国决意对叙利亚动武之际,美陆海空三军10日成功完成一次联合反导试验,但五角大楼强调试验与当前中东局势无关。

“箭-3”击毁大气层外目标 图源:美国导弹防御局

他指出,“美国和以色列在反导领域有着一系列长期合作项目,目的是做好准备应对地区存在的挑战”。

  联合反导试验取得成功后,五角大楼声称,这次试验早在一年多前就确定下来,“与当前中东局势没有任何关系”。

朝鲜在7月25日发射了新型弹道导弹,该导弹具备“低高度滑翔跳跃型飞行轨道”,也就是俗称的“M型弹道”或者“水漂弹”。而韩国进口以色列的“绿松”雷达,则在朝鲜新型导弹拉升或者俯冲阶段,丢失对朝鲜导弹的锁定。此次朝鲜导弹试验反应出了以色列雷达在面对新时代导弹弹道上的局限性。

他表示,在地中海发射“麻雀”(Sparrow)目标导弹时美国向以色列提供了技术援助。

  试验启动后,两枚充当目标导弹的中程弹道导弹几乎同时升空,向夸贾林导弹靶场附近的防空区域飞去,以测试多层反导架构下美军宙斯盾反导系统和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HAAD)拦截导弹的能力。

美国五角大楼一名匿名官员透露,伊朗试射的是射程1000公里的“流星3号”导弹,射程足够覆盖到特拉维夫。导弹从伊朗南方射向德黑兰北郊,没有对当地航运或美军基地构成威胁。据悉,伊朗试射“流星3号”是为了改善导弹的射程和精准度。

  五角大楼称,为测试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的多层反导能力,在“迪凯特号”拦截目标导弹时,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曾发射另一枚拦截导弹,以防宙斯盾反导系统发射的标准-3型导弹没有击中目标。

参与测试的AN/TPY-2雷达 图源:美国导弹防御局

  对于第二枚目标导弹,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利用装备的X波段雷达进行探测跟踪,最终依照火控系统设定,发射一枚拦截导弹将目标导弹摧毁。

这次试验是以色列国防部与美国导弹防御局联合完成的,目的在于测试在以色列境内无法测试的项目。本次测试使用了阿拉斯加著名的科迪亚克发射场,一台雷神公司制造的AN/TPY-2雷达参与了测试,取代了“箭-3”原有的“绿松”雷达,反应出美以军事高互操作性。

  据统计,自2001年以来,美军共进行78次反导试验,期间62次成功拦截摧毁目标导弹,16次以失败告终。

除了发展装备以色列制反导系统外,美国还在以色列部署“萨德”系统,在“箭-3”系统形成战斗力前提供大气层外中段反导能力。今年3月,以色列和美国举行了联合反导军演,“萨德”系统也参与本次联合反导演习。

  9月3日,美国也曾与以色列进行联合导弹试验,当时美以在地中海试射一枚“麻雀”导弹,旨在测试以色列反导系统的探测跟踪能力。事后五角大楼同样表示,美以早就决定试射导弹,试验与美国对叙利亚动武“毫无关系”。

伊朗7月24日试射“流星-3” 图源: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

“箭-3”反导系统发射画面 图源:美国导弹防御局

导弹防御局副局长乔恩·希尔说:“这次成功的测试标志着‘箭-3’武器系统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在阿拉斯加取得独特的测试成功后,我们对以色列未来战胜该地区不断扩大的威胁的能力充满信心。

运抵美国阿拉斯加的“箭-3” 图源:美国导弹防御局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希尔重申了美国的立场,即美国承诺帮助以色列政府提高其国家导弹防御能力,以抵御新出现的威胁。

美国导弹防御局7月28日发表声明说:“在测试期间,‘箭-3’拦截器成功地展示了对大气层外目标的交战能力。初步分析表明,此次拦截试验成功,证明‘箭-3’初步具备了对大气层外目标的拦截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这次拦截测试前,以色列出口到韩国的“绿松”雷达刚刚经历了一次“准实战”的考验。

“箭-3”的最大拦截速度可以超过8马赫,拦截高度约50到90千米,系统配套的“绿松”火控预警雷达最大探测距离约500千米左右,可对飞行速度每秒3000到3500米的中远程导弹目标进行跟踪,并指引导弹进行拦截。

伊朗7月24日试射了一枚中程弹道导弹“流星3号”,射程足以覆盖特拉维夫

就在伊朗试射中程弹道导弹三天以后,7月28日,以色列和美国在阿拉斯加进行了一次“箭-3”导弹拦截系统测试,成功的拦截了一枚大气层外的中程弹道导弹靶弹。

下图为朝鲜放出来的“M型弹道”,韩联社在后续报道承认,韩国在430公里处丢失对朝鲜导弹的跟踪,这反应出“绿松”雷达的局限性 图源:朝中社

“箭-3”反导系统发射画面 图源:美国导弹防御局

不过目前伊朗的导弹技术远不如朝鲜,短时间内没有能力制造出来可以在大气层内以稳定的轨迹进行滑翔的高超音速导弹,因此,“箭-3”对于伊朗潜在的弹道导弹威胁还是有一定的反制能力。

就在以色列测试反导系统前,伊朗刚刚试射了的射程覆盖到以色列的中程弹道导弹。但是就在以色列测试反导系统之前,伊朗刚刚在24日测试新型中程弹道导弹,其射程可以覆盖到特拉维夫。

对于导弹试验的目的,法尔斯通讯社援引伊朗军方消息人士的话称,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导弹力量是绝对防御性的,是为了应对潜在的侵略,不针对任何国家,也不需要得到任何国家的许可。

对此,内塔尼亚胡表示,此次试射的成功“超乎人们的想象”,从以色列安全的角度来看,这是重大成就。

据美国“防务新闻”网站7月28日报道,当地时间7月28日,以色列在美国军方的支持下,成功在阿拉斯加完成了“箭-3”弹道导弹拦截系统实验,在大气层外拦截了一枚弹道导弹靶弹,验证了其在大气层外的高空打击能力。

“箭-3”反导系统是是以色列国家导弹分层防御系统的一部分,主要负责拦截大气层外的中程弹道导弹。除了“箭-3”外,这套系统还包括“铁穹”火箭弹拦截系统、“大卫之弦”和“箭-2”大气层内末端弹道导弹拦截系统。该反导体系旨在拦截从加沙地带与黎巴嫩射向以色列的火箭弹,以及来自叙利亚,伊朗和中东其他地区的弹道导弹。

本文由ca88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国防部,以美合研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