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神话传说 2020-02-01 13:3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ca88 > 神话传说 > 正文

哈尔滨猫脸老太太事件真相是什么,不干净的学

宿舍楼惊魂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我是某市医学院的学生,我们学校坐落在市区的近郊,据说这里解放前是一个刑场,有无数个人在这里行刑、死亡,长眠于此。所以老一辈的人总是认为这是最不吉利的地方,也就是说这里有~~~鬼。

在这个故事发生以前,我是个无神论者,我从不相信世界上会有这么可笑的事发生。不过大学四年的校园生活让我知道,这个世界真是有自然界之外的另一个世界存在的!

我们宿舍楼里有一个校工,她是一个老太太,有五、六十岁吧,满脸的皱纹,三角眼,佝偻着腰还盘着老式的头。老人不太爱说话,总是在默默的干活,她也从来不回家,就住在我们楼下不到10平米见方的仓库里,不打扫时就在屋里休息,小门总是紧闭着。她对我们又脏又乱的宿舍从不指手画脚,有时我们和她打招呼,她也轻声地回应。接触时间长了,我们慢慢地从她嘴里了解到,她是个孤寡老人,老伴前两年去世了,由于自己没有老保,儿子也不要她了,她就到我们学校来打扫卫生,吃住学校都管,也就不给什么钱了。

我们都觉得老人挺可怜的,可是谁也不愿意和她多接触!说不好为什么。

大二那年下学期的某一天,我们整栋楼的学生都觉得宿舍楼里老是有股子怪味,特难闻,院领导来了也是掩鼻而进。情况持续了近一个星期,直到我们———突然发现打扫卫生的那个老太太好久不见了!我们把这个情况反映给院长,他立刻派人来查。这种气味确实是从老太太的那个小屋里传出来的,可是她的门象往常一样的反锁着,保卫处立即撬门,打开门之后发现老人已经死在屋里好久了,她全身上下散发着扑鼻的臭气,鼻孔和耳朵眼儿里还爬着几只蛆,我们在场的几个人,当时就吐了。在她的手里还紧握着一个中年男人的照片,估计是她那不孝的儿子。

老人没有家属,我们学校就私自决定,将老人的尸体解剖,交予法医系,以便上课时演示用。就这样老人的尸体先被推上解剖台解剖,又被高温高压蒸煮,把表皮的肉剥落,最后又被肢解成一块一块的骨骼。

亚洲城真人娱乐 1

杜大夫,你流了好多汗,没有关系吧。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拿着硬膜外针的手开始发抖,又没有扎进去。每次当硬膜外针刺入硬膜外时瞬间的落空感从我的指间传到我的身体总会让我有心悸的感觉,就像让人恐惧却会伴着莫名的快感,可是今天我却找不到这种感觉了。王瑶在一边紧张地问我,她的目光让我无法集中精神,那样的目光我曾经见过。王瑶今天是台上护士,她还没有去洗手。身上的那件经过无数次高压消毒的无菌衣有点小,将她的身体绷得紧紧的,让我突然有一股很奇怪的感觉。王瑶拿出一块无菌棉,小心地伸过手来擦着我额头上的汗。温柔地说,别紧张,杜明。王瑶,帮我把主任叫过来吧。主任消完毒,从我手上拿过硬膜外针,坐在了病人旁边。我深深嘘了口气,回头看了看一直盯着我脸瞧的王瑶,然后冲她笑了笑。走出手术室我就一头倒在了休息室里的床上。这么说来,已经很久没有收到师姐的信了。以前她几乎每个月都会给我写信,但我却很少回。我总是每次收到信以后第一时间里打电话回去。师姐留校做助教,每次把电话打到宿舍楼,等待师姐从她的寝室走到传达室这段时间里,我都感觉世界好像突然静下来,自己似乎置身于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那里只剩下我与我手上的话筒。然后从话筒里一点点传来塑料托鞋敲击地面的声音,随着那声音慢慢清晰,我置身的那个空间也越来越开阔。直到听到师姐那声带着喘息的“喂”时,我才又重新回到了现实。我问师姐为什么不配手机,每次都要在那间老宿舍楼里跑来跑去的。师姐笑笑说她不喜欢。她说最喜欢自己躺在床上时突然听到门上的小喇叭里传出一句“张倩,电话”。每次听到有人这么叫着我名字,我就感觉自己还活着。师姐说完这句话就沉默了起来,我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了。我和师姐的电话总是这样草草了事,她从来不问我什么,我们也从来不谈各自的工作,因为都知道彼此并不喜欢自己的工作,这是在上学的时候就都清楚的。师姐一点都不善谈,有时话语简单的让人感觉像个小孩。即使在信里也是如此,一成不变的稿纸,简单的语言。里面既没有美丽的幻想也没有精彩的人生感悟,这多少与她的美丽不成比例。她在信里说的最多的就是四季变化和以前与我在学校里相处的日子,全都是零零碎碎的琐事,有时看过她的信我都不知道她想告诉我什么。不过师姐几乎每次在信的结尾都会说,她在大学里唯一值得回忆的就是认识了我。我在电话里问师姐,我到底在她心里是什么样子的?师姐沉默了好久才一个字一个字地对我说。干净,很干净。沉沉地睡了一天,感觉身体好像还不是自己的一样。来到医院,看见王瑶一个人坐在窗台旁边,神情有些怪怪的。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她却猛地甩开,大口喘着气看着我,鼻翼一张一合,她哭了。我以为我吓到了她,问她怎么了,她挣开我的手跑了出去。等我从主任那里出来,想再找她时却发现她已经回家了,原来她昨天夜班。我没有多想什么,拿了点东西就离开了医院,我跟主任请了一天假说是回家准备研究生报考的事情。我们学校离家里不到一百公里,骑摩托车三个小时就可以到了。师姐总是很奇怪为什么我在学校时每个周末都不回家?这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你家离学校更近,你干吗还要住校呢?师姐哼了一声却不回答,然后又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我聊天。很奇怪,我是唯一可以顶师姐嘴却又不让她生气的男人。师姐有一次对我说,杜明,你知不知道你有种魔力,让人很想接近你。你长的很周正,笑容还这么可爱,特别是你的眼睛,清澈的可怕,看上去是那么干净,让人感觉是十分舒服。如果不是你喜欢装酷,一定会有很多人喜欢你的。师姐一边说一边向我的脸凑近,她的手指顺着我的眉毛沿我的脸的边缘向下画着。她的手指纤细,指尖冰冷仿佛水滴在我脸上划过,最后停在了我嘴唇上。她的气息吹到我的脸上,有很浓的酒精味。这让我开始脸红,师姐的嘴唇微张,露出两个可爱的兔牙。就在我们的嘴唇要接触的那一瞬间,她推开了我。那是我与师姐仅有的几次近距离接触之一,却让我心悸至今。我到了学校,把摩托车停在了图书馆门口。那幢老宿舍楼在图书馆旁边显得十分的破落,这就是当初陪我度过几年大学生涯的地方。因为有了新宿舍楼,这幢楼就成了年轻、未婚的留校老师宿舍。也就成了一直陪伴师姐走到生命尽头的地方。哎,你找谁呀?王姨,我是原来九六级的学生,我想找406的张倩。老太太听完,猛地抬起头,摘掉眼镜使劲地看我。然后从传达室走出来,把我拉进了屋子。我想起来了,你是这的学生。怎么你还不知道吗?怎么了?我明知故问。张倩她死了。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心还是像被锤子敲击一样疼痛。怎么会呢,前段日子还和她联系过呢。就是上个礼拜的事情。对了,同学你和她很熟吗?这一年很少有人找张倩的。没有,只是原来是同学。这次正好有事回来就顺便想来看看她。我能去她寝室看看吗?不行呀,她那屋子是两个人的。同住的那个女孩嫌有点晦气,已经回家了。这个周末才回来呢。哦,那好吧。那我以后有时间再来吧。我走出宿舍楼时回头问老太太。王姨,张倩是怎么死的。自杀的,上吊……我的头沉沉的,汗水顺着额头向下流。和手术时一样的感觉——眩晕,我扶住宿舍旁边的柳树,不停地呕吐。校园里还是一副死气沉沉的老样子。即使又增添了几幢新楼,却依然有着挥之不去的腐烂的味道。师姐,你听到风声中怨灵的哭声吗?怨灵?嗯,所有被我们杀掉的白鼠、青蛙还有狗的灵魂,那些因为得不到埋葬的而不能转生的尸体的灵魂都在我们学校上空盘旋呢。是呀,不干净的学校。师姐衡量事物的标准很奇怪,只有干净与不干净。我和她坐在天台上远远地看着地面,有时我们也会评论在地面上来回蠕动的芸芸众生。被我评论的人林林总总,在师姐眼里却只有一种人——不干净的人。我指长相漂亮的女孩子,她会很快地说,眼神不干净。我让她看帅气的小伙,她也说那样的扫帚眉看上去就不干净。那你眼里有谁是干净的?你!师姐不假思索地说,但却马上又躲开我的目光。那师姐你自己呢?师姐低着头不回答。师姐,你看那个人呢?师姐看了一眼,然后我们俩一起吐出一句。垃圾!!那胖子就是我们学院解剖教研组主任,后来成为师姐领导的王连举。王连举的卑鄙全校皆知,活脱脱是金庸笔下的岳不群。他年年担任新生的解剖学讲师,听说他年年靠考试赚学生的红包钱就达数万元。但总有人就算送钱也难逃他的魔爪,因为他在课堂上很明白地跟我们讲过,他评分标准完全看他自己,不顺眼的就给不及格。谁拿他也没办法,院里明知道他这样却一直不敢动他。没有人知道他与院长什么关系,也没有人可以被他看中而逃脱,而我最后能拿到毕业证可谓奇迹中的奇迹。在大一刚开学的第二个月里,我就把系统解剖学教科书隔着五张桌子扔到了他脸上。王连举为人委琐,讲课时总针对解剖书中的东西用一些露骨的问题为难女生。当时在我们那间一百二十多人的大教室里,一个女生站在那里被他的问题问得面红耳赤、手足无措。他却不依不饶,眼看那女同学就要哭了,我顺手把书扔过去。有完没完,你是讲课还是性知识问答。也许他没有想到会有人敢这么对他,站在那里尴尬了好一阵,然后从地上捡起我的书。你是96麻醉的杜明吧,我记住了。后来我在学长那里听到了王连举的种种可怕,但我也没有在意。就这样第一学期我系统解剖学考卷离奇失踪,我的成绩当然也被认作不及格。接下来,补考也如我预计的一样不及格,于是我的系统解剖学被“大挂”。师姐听到我说这时歪着头看着我的眼睛,说真想亲眼看见当时的情景。当时的你一定很帅吧。对了那个女生呢?我挺奇怪地说,谁知道,以后我就很少上课了。早就忘了是谁,反正不是我们班的。师姐笑得花枝乱颤,好好的一个英雄救美,被我们杜明装酷弄丢了。也许那个女孩早已经爱上你了呢。女人就是喜欢这种幼稚的幻想,师姐也不例外。其实我很喜欢师姐的笑,那么纯真,完全没有传闻中的样子。每次看到师姐笑时我都有想问她关于那些传闻的冲动,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师姐毕业后决定留校时,我惊讶了好久。因为她要留到解剖教研组做助教,而且就是做王连举的助手。我问她为什么这么做?师姐告诉我,既然不喜欢当医生,就留校好了落得一身轻闲。那也不用当那个老王八的助教吧?她拍拍我的脸,学校只剩这一个位置了。而且你最后补考时系统解剖学不也及格了吗,至少王连举也给你毕业证了,这已经很难得了。我无话可说,想了想才对师姐说,师姐今天也是我第一次许愿。为了师姐你,我对阳光许愿。王连举那个混蛋会在师姐工作之日自动消失。师姐猛地在我脸颊一亲,杜明你真可爱。可是在她转身时却有一颗晶莹冰冷的东西落在我嘴唇上,是咸咸的。

亚洲城真人娱乐 2

说来也奇怪,要是在平时,有个人半夜那么大声叫,狗肯定也跟着汪汪叫换,但今天晚上,没听见狗叫,只能听见狗儿改那直哼哼,儿子也吓疯了,顺着路冲到村里的一个人家里,在那家过了一夜,晚上那家人也很害怕,都不敢睡觉,怕老人来找儿子,把狗也牵屋里,那狗就瞅着儿子,也不咬,就是乌呜的哼哼。

猫脸老太太事件这是一件发生在上世纪末的一件事,而且正史也有所记载,整件事的恐怖程度堪比最惊悚的电影桥段!九十年代的中国,在哈尔滨发生了一件十分可怕的灵异的事——猫脸老太太事件。

天亮后,就叫了一帮人回儿子家,发现只有邻居肚子被抓开了,老人不见了,后来这个村子就感觉很阴暗,总有动物不见,后来还有几个小孩没了,弄得人心惶惶,大人都告诉自己小孩,没事不要乱跑,要是真碰见那东西了,就绕着弯跑,反正就是围着个东西跑就行,据说是僵尸不会转弯,反正事情弄得挺大的,据说把中央都惊动了,后来派出所民警把老太太找到了,用机枪打烂后烧掉了。

老人是傍晚上去的,那天天很阴,死相很骇人,眼睛半睁着,舌头伸出嘴外,都有点发黑,面目狰狞,当时人们都不敢靠前,说来也奇怪,老人的儿子赶来了,哇得就哭了,跪在老人身前,大家敢才把老太太给弄下来,这也是村里老人让那么做的,含冤而死的人,必须让自己最亲的人在身边,才能入棺安葬,但还是没能阻止老人半夜的诈尸。

此时老人豁地坐了起来,半边人脸,半边猫脸,老人的儿子当场就吓傻了,老人起尸后,把自己的邻居抓死了,她儿子趁着这时间撒腿跑了,边跑边嚎:“我妈诈尸啦”,农村睡觉都早,晚上更是安静。

这已经是陈年往事了,这件事只是一时笑谈。但说是笑谈,很多人恐怕是笑不起来,因为这件事在很多人心中曾经是个恐怖的经历!因为当时此事流传的十分玄乎。

ca88娱乐唯一官网,最后流传出了各种关于猫脸老太太事件,下面是猫脸老太太事件流传最广的说法:

晚上为老人换上寿衣后,儿媳也很伤心,回娘家了,老人的儿子觉得自己对不起老娘,晚上给老人守孝,在黑龙江冬天夜很长,老人的儿子和一个邻居坐在一起,说着话,邻居说着说者就瞌睡了,这时候老人家养的一只花猫,从老人的遗体上跳了过去,落地后就不动了。

亚洲城真人娱乐,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当时当地的一个老太太死了,但是正巧旁边一直猫走过,而这个证实死亡的老太太却神奇的活了过来,也就是当地人所说的诈尸,当地的民族风俗是不让牲畜接近死者的,因为大家都害怕尸体借牲畜的气而诈尸还魂。而这个老太太也正巧遇到了动物走过,而巧合的复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亚洲城yzc88官网,有一个老太太,夫家姓李,自己姓什么叫什么别人也不知道。家住黑龙江省北部边陲的一个小村里,日子过得平平淡淡,自己的儿子儿媳对她不怎么好,但过日子嘛,磕磕碰碰总是难免的,后来因为一点小事,老人和儿媳打了起来,,老人晚上气不过就上吊了,因为是含恨而死的,老人的后事也没办得风风光的,毕竟家里也不太富裕,打算把遗体放上一晚上,明天就下葬。

哈尔滨猫脸老太太事件大概是发生在1995年~1996年之间,具体的时间不太记得了,当时一个正在上小学5年级的小孩,也是哈尔滨猫脸老太太事件的受害者、目击者之一。

亚洲城真人娱乐 3

老太太复活之后,就被人谣传有吃人的嗜好,不过最开始的时候,只是当地的村子谣传说老太太要吃小孩儿。不过这个谣传是循序渐进的,最开始的时候很多人并不相信这个传说,只是当成一个笑话而已,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传说就流传到了别的村里了。

亚洲城真人娱乐 4

来揭秘吧获悉当地的小学还特别为这件事召开了家长会,而家长会的内容中有几项非常特殊:1、学生上下学一定要结伴而行。2、学生必须扎红绳上学。

本文由ca88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哈尔滨猫脸老太太事件真相是什么,不干净的学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