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神话传说 2020-01-17 19:1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ca88 > 神话传说 > 正文

如何形成,贺兰山大金库的传说

贺兰山大金库的传说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1月9日讯 说起海口的菜价,与之关联的关键词是“贵”。海南是全国人民的冬季瓜菜基地,为什么会出现“守着菜篮子,吃着最贵菜”?记者近一时期对蔬菜从“菜园子”到“菜篮子”的流通环节作了详细调查,试图解析海口菜价的形成。

贺兰山

海口的蔬菜大致分为随行就市的本地产蔬菜、岛外输入菜和政府为平抑菜价而投放的“平价菜”。

从前,宁夏城里有三大奇观:一是西塔倒影;三是铜壶滴漏;三是黑水围城。人们都说,这三大奇观是因为宁夏城有三件宝。后来宝被南方来的珠宝商给盗去了,宁夏城里的三大奇观也就失了灵。

岛外输入菜怎么“贵”起来的

传说有一年,南方盗宝的那个珠宝商又来到宁夏城了。这一次他手持串铃,身穿长袍,牵着一匹骆驼。他从西街串到东街,从南街串到北街,串来串去,串到羊肉街口看见一个卖馍馍的老汉。他牵着骆驼走到卖馍馍的跟前,说:“掌柜的,你这称馍馍的秤卖不卖?”卖馍馍的说:“卖了,我拿什么称馍馍?”珠宝商说;“哎,这好办,你卖了再买一杆嘛!”卖馍馍的看了看秤,说:“哎,这个秤我家不知用了几辈子了,要卖的话,你给多少钱?”珠宝商说:“十两黄金。”

记者以常见的土豆为例,看岛外输入菜的“加价”过程。

”啊,十两黄金?“卖馍馍的简直不敢相信,说:“十两黄金,有这么多么?”

图片 1

“有”珠宝商肯定地说,“十两黄金我买定了!”

海南市场上的土豆大都产自山东、内蒙古一带。农产品信息网站上的数据显示,山东近日的土豆批发价格根据品种成色不同,每斤0.4元到0.8元不等。海口的一级批发商在当地组织好货源,然后联系货车运输。

“好,咱卖了!”说着就急忙收拾家具。

张伟是货车车主,“这趟老板给10000元运费。前几天价更高,山东到海口要一万二三。”载着18吨各类蔬菜,张伟从山东一路南下,走高速公路绿色通道,差不多花了三天时间。按物流运费10000元计算,18吨土豆物流运费成本每斤0.28元。

“哎,别忙,别忙,”珠宝商急忙拦阻道:“你照卖你的晃膜摸,这杆秤,我九月十六来取,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怎么样?”

海口南北蔬菜市场(海南凤翔蔬菜批发市场)是海口乃至海南交易量最大的蔬菜集散地,外地蔬菜一般输送至此。海口市场卸货之后,批发商组织工人对土豆分拣。工人们打开袋装或箱装土豆,挨个检查土豆成色,有损坏的立即扔掉。

“行行行,九月十六就九月十六,我等你!”

分拣过的土豆,档口挂牌出售价格每斤1.1元-1.5元。二级批发商或者农贸市场摊贩前来批货,分销往海南相关市县及农贸市场,或分散批发给海口农贸市场摊贩。农贸市场摊贩根据拿到的货的价格和成色,加上自己的成本和预期的利润,对外售价每斤2.5元-3元不等。

“好,咱们一言为定!”说完,珠宝商牵着骆驼就走了。

本地菜怎么也如此“贵”

这一天,珠宝商又串到西门桥,那里有一个大菜园,菜园里长着一个大葫芦,珠宝商对这个大葫芦又眼馋得不行。于是,他把骆驼往门口一拴,走到菜园里,对主人说:“掌柜的,你的菜又得丰收啊!”

记者以茄子为例,看本地菜的“加价”过程。

种菜老农说:“还可以,还可以,客宫,要菜吗?价钱便宜!”

海南本地菜农一般不会自己拉菜销往农贸市场,他们把菜出售给当地菜贩,由菜贩集中收购后运往海口市场。王永就是这样一名菜贩。“每天上午收菜,茄子、豇豆、葫芦、白菜等几百斤到五六千斤不等。”中午时,王永就开着小货车送到50余公里外的海口南北蔬菜市场。“海南本地菜每吨收费45元进场费,另外还有停车费、搬运费等开支。”

珠宝商说:“不,我不要菜,我要你那架上的大葫芦!”

图片 2

“葫芦?”种菜老农看了看葫产,不在意地说:“那个嘛,能值几个钱,不过,今年可怪,这葫芦长得特别大!”

“这个茄子成色一般,收购价每斤两块钱。”王永这天收了120斤茄子,这批茄子每斤将加价两角钱,在海口南北蔬菜市场售出。

珠宝商说:“说定了,十两黄金我要了!”

收购价格是怎么形成?假定供需关系维持平衡,其一,菜农种菜成本是定价基础,但仅是基础,只能做参考;其二,当前市场售价是主要因素,菜贩会根据该种菜的终端售价确定收购价格,个体菜农几无议价能力;其三,同类蔬菜不同品色价格也有差异。

“什么?十两黄金!”种菜老农不敢相信是真的,说:“不会是闹笑话吧?”

菜贩和菜农关系,互依互存。市场行情好时一起赚钱,行情差时共度难关。“青瓜大批上市的时候,八十斤每箱收购价24块,市场10块钱一箱卖出去。”王永说,菜价大跌时若按市场行情收菜,让菜农独自承担损失,行情好时菜农就会不卖菜给他。

珠宝商说:“不,十两黄金我买定了!”

海口南北蔬菜市场,二级批发商或者农贸市场摊贩前来批货,分销往各市县及农贸市场,或分散批发给海口农贸市场摊贩。

“好,我卖给你!”老农说着就去摘葫芦。

农贸市场摊贩根据拿到茄子的价格,加上自己的成本和预期的利润,对外售价每斤2.8元到3.5元不等。“本地菜加价会相对少些,一般每斤加5毛到一块多。”白龙农贸市场的摊主李姐透露,在批发市场批货时本地菜没有保鲜冰瓶等吃秤,相对比较划算。

珠宝商说:“不,别忙,别忙口先叫它长着,我九月十六来取!”

海南省商务厅相关负责人分析认为,海南本地蔬菜生产存在季节性、结构性问题。冬春季节是海南蔬菜生产旺季。夏秋季气温高病虫害多,雷雨台风等灾害天气频发,菜农或蔬菜公司种植积极性不高。结构性问题表现在海南冬季瓜菜主要以瓜类、椒类、豆类、茄类为主,占到了蔬菜总产量的95%以上。海口农贸市场里,本地产的叶菜根据品种不同,常年保持在每斤3元、3.5元、4元、4.5元左右,遇到特殊天气,则会上涨。

老农说:“行行行。九月十六就九月十六。我等你!”说完了,珠宝商就离开了菜园。

平价菜如何“平”

到了九月十六这一天,珠宝商来到羊肉街口,见到卖完膜摸的便问:“掌柜的,我是来取秤的!”

海口的“平价菜”主要是由海口菜篮子产业集团(下称“菜篮子集团”)投放运营。这家成立于2015年的海口公益性国有独资企业,试图通过打造全链条综合性产业、持续投放平价菜等措施,担当“保供稳价”的使命。从菜园到卖菜摊,如今菜篮子集团的产业几乎已经覆盖了整个链条的每一个环节。

“好。秤在秤在。”卖凳慎慎的高兴地说:“走,到我家里取!”

海南省物价局监每日测数据显示,相比海口几大农贸市场,菜篮子平价菜销售点的菜价长居洼地,所售菜类每斤低于其他市场0.4元到3元不等。圆白菜“菜篮子”平价1元/斤,农贸市场售价在2-2.5元/斤;土豆“菜篮子”平价2元/斤,农贸市场每斤售价在2.5-3元之间;茄子“菜篮子”平价2.5元/斤,农贸市场售价3-4多元/斤。

“怎么,你没有用?”

物流成本高企有效产量不足

“你出那么大的价我敢用?我呀,把它锁在家里了!”

为什么海南菜价居全国前列?为什么海南产的菜,在海口的终端售价高过几千公里外的北京?我们采访了海南农产品流通协会会长舒景宝和北京新发地市场董事长张玉玺。两位业内专家一致认为上述问题确实存在。

“哎,掌柜的,坏事了,坏事了!”

图片 3

卖馍馍的一听坏事了,吃了一惊便问:“怎么坏事了?”

“在物流方面,海南岛就是一个死角。”舒景宝认为,在全国物流版图上,海南岛偏居一隅且进出要靠轮渡过海,都会造成物流成本增加,另外海南岛市场容量小,也难以发展完备的供应链。“如果北京哪样菜缺供应,周边省市的商家马上会哗啦啦发车填补。”

“不说了,不说了,都怨我没把话说清楚。”珠宝商后悔地说。“走,到你家取秤,你和我一块儿去看一件东西!”

至于海南产的菜海口售价高过北京,张玉玺认为这是规模化带来“效果”。“海南的瓜菜是面向全国的,是全国人民的冬季大菜园。有的种植基地虽基地在海南,但就跟孩子代孕似的,生完孩子是人家的,直接拉走了。”剩下少量再流入当地市场,经过层层转手价格就推高了。

于是两人一块到卖馍馍的家里取了秤,便到西门桥去。他俩来到大菜园。

“海南菜价一直在全国处于较高水平,主要由成本高、技术水平低、热带岛屿气候、组织化程度低、有效产量不足及终端销售规模小等多种因素所致。”海南省商务厅相关负责人表示,要通过全面落实好“菜篮子市县长负责制”,保障常年蔬菜基地供应量,建立与云南广西等产区的供销合作机制,落实并完善琼州海峡进岛蔬菜绿色通道等方式来逐步解决。

见到种菜老农,珠宝商问:“掌柜的,来取葫芦的。”

老农说:“好好好,在屋里放着呢!”

珠宝商吃惊地问;“啊,你把它摘下来了?”

种菜老农欢喜地说:“你出那么大的价,我敢放在外而么?我把它摘下来,在屋里锁着呢!”

珠宝商说:“坏了坏了,你们两人都犯一个病!算啦,咱不说了,你们都跟我走,到一个地方,保你们二人发一点财!”

那二人惊奇地问:“发财?”珠宝商说:“对,这会有假?走,把你的秤拿上,把你的葫芦带上,咱们快走吧!”这样,卖馍馍的和种菜的跟上珠宝商往西就走。

他们走到贺兰山,来到一个悬崖一前,悬崖下面有,个大石门,石门上有一个大石锁。珠宝商从种菜老农手里要过葫芦,往石头上一碰,只听“咔嚓”一声,葫芦两瓣了,葫芦里有个金钥匙,金光闪闪,十分耀眼,把种菜老农和卖馍馍的看呆了。

取金钥匙走到石门跟前,把金钥匙往石锁里一插,只听“轰”的一声,大石门自动打开了,三个人不由分说,往里就走。

到了洞里一看,嗬呀!石洞里有一条河,金光透明,河里漂着三只小船,河的那边,有一座金山。山上金子、银子、珍珠宝石、五光十色。河上三只小船里,也满是金银财宝。珠宝商从卖馍馍的手里取过秤杆,把秤杆往第一条小船一指,那小船晃了两下,便向这边靠来。船一到岸,珠宝商对两个人说:“快快取,站着干什么!”种菜老农和卖馍馍的这才明白过来。于是,两人到船上见啥装啥,珠宝商在船上不装金子不装银子,专拣那红的、蓝的、黄的、绿的宝石装了一袋子。

三个人正装得高兴,小船又晃了两下,珠宝商大声喊道:“快下去快下去、不能装了!”于是三个人跳下船来,珠宝商领着他们往外就跑。他们刚跑出洞口。大石门“轰”的一声闭住一了。

珠宝商把金钥匙和秤杆还给种菜老农和卖馍馍的,对他们说:“行啦,你们每人都得了财,这也就可以了。不过,我要你们知道,你的秤不该收起来,你的葫芦不该摘下来。由于你们提前收了它们,这钥匙和秤只能用一次。要是你们按我说的交给我,这个秤和金钥匙能用三次。现在,我们每人都得了一点,各奔前程吧!”说完,三个人就此分手。

以后宁夏城里不见了那个卖馍馍的,西门桥下不见了那个种菜的老农,南方来的珠宝商,也回南方了。从此,贺兰山大金库的秘密,再没有人知道。

本文由ca88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如何形成,贺兰山大金库的传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