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神话传说 2019-09-14 16:5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ca88 > 神话传说 > 正文

苏里曼和瓦利雅的故事

一个夏日的早晨,朝阳透过淡淡的晨雾,照在青草上,露珠晶莹。阿尔贡在一片葱绿的、开着小花的草地上漫步,呼吸着令人舒畅的清新空气,寻找着猎物的踪迹。忽然,他发现一片草被踩倒了,不像是野兽的足迹,倒像是许多人围成一个圆圈,舞蹈一阵之后,留下的印迹。可是,圈子以外却看不到任何脚印,跳舞的人是怎样离开这里的呢?话又说回来,在这人迹罕至的大草原深处,有谁会到这儿来舞蹈呢?年轻的猎人迷惑不解,决心探个究竟。他在附近长得很高的草丛里藏了起来,等着那神秘的舞蹈者再次到来。

①科罗舞:南斯拉夫的一种民间舞蹈。

苏里曼,是撒拉族一个年轻的猎手。他身边有两般武器:第一是一张宝弓,能射杀山中的猛虎,云中大鹏;第二是一口宝刀,能劈开大山,扫荡森林。苏里曼年年月月,穿深林,跑大山,射飞禽,猎野兽,无拘无束,过着辛勤而豪放的猎人生活。 天上的百灵鸟儿,还有一雄一雌,它们比翼齐飞,此唱彼和,多快活! 草地上的野兔儿,还有一公一母,它们嘻戏追逐,同穴居住,多和睦!年轻的猎手苏里曼,已经二十五岁了,他想到自己也需要一个好姑娘,做他的终身伴侣。 于是,苏里曼离开故乡,向遥远的山区草地邀游,要物色一个称心可意的人儿。 这一天,苏里曼来到一座大山脚下。山脚下有一片平静清澈的湖水。旅行人走得疲倦了,便在湖畔一块大青石上,坐下来歇口气。天上一只云雀,正在婉转歌唱。湖面如镜,岸上的景物,都照得清清楚楚。 苏里曼正看得出神,突然,那只云雀的欢乐歌声,一时变成凄惨的哀鸣。 它噗噜噜拍着翅膀儿,渐渐向湖心落了下来。苏里曼正在奇怪,却看见湖心水面上直直地扬起一条水蛇的脑袋。水蛇张着口,鼓着眼,正在吸那云雀呢! 云雀看看就要落到那水蛇口里了,苏里曼心里不忍,随即抽出宝弓,搭上羽箭,对准那水蛇射去。不偏不斜,一箭正射中蛇头上。水蛇嘶地叫了一声,便沉到水底了。那只云雀,才又振翅重上高空,在白云下面,飞着唱着: 苏里曼哥, 谢谢你! 苏里曼哥, 谢谢你!

大篮子轻轻飘落在草地上,少女们嬉笑着蹦出篮子,围着它尽情地跳起舞来,呀,她们的舞姿真美,歌声真甜,美丽的衣裙好像灿烂的鲜花。

“我的心上人!”小仙女回答,“我将成为你的妻子,不过你要向我保证,一辈子只爱我一个人!”

阿尔贡狩猎回来,不见了妻子和儿子,焦急万分。这是从未发生过的事啊!他母子去草原上采野花了?去森林里采蘑菇了?还是到河边逮鱼去了?阿尔贡找遍了森林,找遍了河岸,最后,来到他遇见星姑娘的那片草场。他又看到了仙女舞蹈踏出的圆圈,在这圆圈之外,有一些小草被踏倒了,凭着他有经验的猎人的眼睛,他看出来,那隐约是一双妇女的脚和一双孩子的小小的脚踏出的痕迹。他明白了:妻子带着他们的儿子,悄悄离开了草原,飞回星国去了。 阿尔贡悲痛欲绝。他每天去星姑娘跳舞的地方,面对那奇异的舞蹈印迹,向上天祈祷,请求天神让他的妻儿归来。可是,星姑娘的大篮子再也没有露面,天神也无能为力了。 又一个十二年过去了。星姑娘在星国的亲人身边,生活得很愉快。地球上的丈夫和过去的生活,变成了遥远而模糊的回忆,她很少去想草原、茅屋和阿尔贡了。

三天以后,他俩举行了婚礼。宾客们都为小仙女的美貌惊叹不止。

阿尔贡醒来,大汗淋漓,心跳不止。梦里坠落、飞翔的奇妙感觉包围着他,他很久才平静下来,看见枕边有一小撮黑色的粉末,记起天神的魔药和嘱咐。

从前,国王和王后有个独生儿子。小王子长大成人,国王和王后为他举行盛大的洗礼仪式,并且按照民族习惯,替他剪短头发。他们邀请全国最显贵的人们来参加宴会。窗上映射出千百点烛光

洞口有许多小老鼠进进出出。阿尔贡吞下魔药,变成了一只小老鼠,混在其中。当大篮子飘落下来,星姑娘们又快活地跳起舞来的时候,他跑到最年轻的仙女身边,一把扯住她的裙裾,变成了本来的模样。

王子对娇小的仙女爱得日益热烈,仙女也一夜比一夜长大。到第九夜,月亮圆得如同银盘,仙女也长得和王子一般高了。

阿尔贡回到家里,想忘掉这一切,可是办不到,仙女一整夜都在他的梦里跳舞。第二天天刚亮,他就来到那片草地上,等着仙女们再出现。昨天的情形又重演了一遍,阿尔贡还是没有抓住那个仙女。

可是哪儿也没有她的踪迹。王子满腹愁闷,从怀里取出小手套吻了一下。就在这刹那间,小仙女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王子惊喜得说不出话来!他胸膛里的那颗心,怦怦乱跳!

很久很久以前,在北美洲印第安人居住的大草原上,住着一个年轻的猎人,名叫阿尔贡。他只身一人,靠打猎为生。阿尔贡马骑得好,箭射得准,还会编网捕鱼,下夹子捉活的野兽。阿尔贡快快活活、无忧无虑地生活在蓝天绿草之间。

王子寻觅自己的小仙女,呼唤着,期待着,直到白发苍苍。但是,娇小的仙女再也没有回到他的身边……

天神交给他一点魔药,指点他如此这般……阿尔贡仔细听着,记在心里。突然,那天神用力一推,阿尔贡摔下悬崖,直向

“你收下小手套,作为定情之物,好好保存吧。”

他变得闷闷不乐,丰满红润的脸瘦削憔悴了。他向神祈祷,请神帮助他。

这奇怪姑娘的突然光临,并没有使王子畏惧,他喜爱这个小巧玲珑的仙女。王子走到小仙女面前,拉住她的手。但冷不防,她挣脱开去,隐身不见了。王子手中光剩下仙女的一只小手套,竟然小到这种程度,王子好不容易才把它戴到自己的小指头上。他郁郁不乐,回进宫里,在任何人面前都缄口不提自己在老菩提树底下的奇遇。

天神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明白你的心思,可以帮助你实现你的愿望。但是,不久之后,你和你的妻儿将会变成鹰,而且永远不能再变作人。你不后悔么?”

从此以后,王子和仙女每晚在林子里的老菩提树底下相会。白天,阳光普照的时候,王子失魂落魄,他每天思念、时刻牵挂着心爱的仙女,等到暮色苍茫,月上中天,又总是猜测着:我的仙女今晚会来吗?

一天夜里,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站在峭壁边上,耳旁是松涛的呼啸,脚下是奔腾的大海。一位美国的天神出现在任面前,对他说:

“今后,只要月上中天,我就每夜都来到你的身边。”仙女欢欣地、温柔地说。

年轻的猎人惊呆了。慢慢地,他的注意力被那个最年轻的仙女吸引住了。这个娇小活泼的少女,舞姿最轻盈,歌声最动听。她粉红色的衣裙像朵跳动的蔷薇花,光滑的长发像黑色的火焰。猎人深深地爱上了她,想娶她为妻。 阿尔贡跳出草丛,去捉那个穿粉红色衣裙的仙女。可是他的手还没有碰到她的裙裾,仙女们就敏捷地跳进大篮子,大篮子又像一朵白云飞起来,飘远了。

“我要把你的小手套珍藏怀中!”王子高喊。

阿尔贡笑了,感激地点点头说:“绝不后悔! ”

“我保证,保证!”王子不假思索,脱口喊叫:“我保证爱你,始终如一,对别人看也不看一眼。”

又一个明媚的早晨降临了。阿尔贡来到星姑娘们跳舞的地方,看到那儿果然如天神说的那样,出现了一颗空心的大树,树

真的,王子也诧异地发现,他的妻子变矮了一些。

大海落去。落着落着,他觉得自己飘了起来,两只强壮的胳膊变成了翅膀。他变成了鹰。

第二天夜晚,王子又走进树林,在皎洁的月光下徘徊,寻觅娇小的仙女。

广阔的、蔚蓝如洗的天空里,一朵小小的白云,正向这儿飘来。小白云飘近了,年轻的猎人惊奇地发现,那不是一朵云,而是一只精美的、用柳条编成的大篮子。篮子里坐着十二个美貌的少女,那美妙的音乐,原来是她们的歌声。

“好,但是切记莫忘——什么时候你违背自己的诺言,我就不再是你的妻子了。”

星姑娘们看到机灵的小老鼠突然变成了一个高大英俊的猎人,都惊呆了。很快,她们明白过来:这年轻人是来找她们的妹妹的。于是,她们匆忙地跳进大篮子,飞走了。草地上只留下兴高采烈的阿尔贡和垂头丧气的仙女妹妹。

王子和年轻的妻子幸福地生活着。七年以后,年迈的国王突然死去,许许多多人参加了葬礼。国内最美丽、最显贵的一些妇女,在灵柩旁痛哭流涕。

“年轻的猎人,我听到了你的祈祷。你看到的仙女,本是天外星国的姑娘们。她们每隔十二年,到地球上来度过一个夏天。当青草尖开始发黄的时候,她们就要飞回遥远的星国了。还是不要去想这些遥远的星姑娘吧!”

“不,亲爱的!没有你,我活不下去!你应该是我的妻子,我要让你做王后!”

阿尔贡把星姑娘带回家,娶她为妻。星姑娘慢慢地爱上了勤劳勇敢的阿尔贡,和他生活得很美满。白天,阿尔贡去打猎,星姑娘在家里织布、煮饭;晚上,他们并肩坐在草屋门外,仰望满天闪烁的星星,听星姑娘讲遥远的星国里的故事。过了几年,他们生下一个胖儿子,小小的草屋里便不断传出大人、孩子的欢声笑语。

其中有个美女,眼珠乌黑,头发棕黄,她既不向上帝祈祷,也不为亡故的国王哀哭,却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年轻的王子。王子发觉有个棕黄色头发的美女,目光始终盯在自己的身上,心中也感到异常愉快。

晨雾渐渐散去,晴朗的天空蓝得令人神往。阿尔贡被温暖的阳光照着,不一会儿眼皮就打起架来。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阵轻微的音乐飘来,他被唤醒了。“这是什么声音?” 他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美妙的音乐。他睁开眼睛,向天空望去———

直到这时候,王子才懊悔自己铸成大错。他长吁短叹,深深怀念娇小的仙女。每逢月上中天,王子依旧走进小树林,在菩提树底下呼唤着心爱的、善良的仙女。

日子飞一般过去了。虽然地上的生活幸福美满,星姑娘还是十分怀念故乡的家园。她渴望回星国去看望父母和兄弟姐妹,渴望在璀灿的星空里飘飞、漫游,享受太空微风的吹拂。于是,在她来到地球上第十二年的夏天,她悄悄拉起刚满六岁的儿子,坐进又来到地球上度夏天的姐姐们的大篮子,飞回星国去了。

出殡的行列来到陵墓的时候,和妻子挽手并行的王子向黑眼珠美女看了三次。蓦地,他的妻子被自己的衣裙绊了一下,差点儿跌倒。

阿尔贡望着天神,黑色的大眼睛里突然溢满了泪水。他不能回答。

“哦,你瞧,我这衣裙太长了。”她惊呼一声。

从前,国王和王后有个独生儿子。小王子长大成人,国王和王后为他举行盛大的洗礼仪式,并且按照民族习惯,替他剪短头发。他们邀请全国最显贵的人们来参加宴会。窗上映射出千百点烛光。金银珠宝使得雪白的帐篷闪耀异彩。傍晚,姑娘们在花园里跳起“科罗”舞①,优美的舞姿,令人目不暇接。美丽的少女们跳着舞,温柔的视线都离不开王子,简直要用眼光把他吞吃午夜时分,宾客们纷纷辞别回家,王子毫无倦意,信步走进一座小树林。

安葬了年迈病故的国王以后,人们返回王宫。棕黄色头发的美女尾随着王子,总是离得很近;王子也偷偷地再三回顾。就这样,王子没有觉察到,他的妻子重又变成了小小的仙女。当他们一走到菩提树底下,小仙女就消失了踪影……

话间刚落,她又立即隐去了。

“善良的王子!我也接到了邀请,但是没有勇气来赴宴,因为我太小了。此刻的月色,对我来说就是阳光,我要在这月色中向你祝贺!”

树林显得神秘莫测——老菩提树的粗干投下了黑黝黝的阴影;月光透过枝叶的缝隙,又在地上描绘出希奇古怪的花纹;菩提花散发出阵阵芳馨,仿佛教堂的神香。王子恍恍惚惚,在松软的草地上漫步,不知不觉走进另一片林中草地。他看见草地上,月光下,站着一个挺小的、神奇的仙女。仙女身穿雪白的衣裙,金线绣的花朵闪闪发亮。她长长的头发披散在双肩,头戴镶满主石光彩夺目的黄金冠冕。这个仙女也实在小,只相当于一个小木偶!王子站住,一眼不眨地凝视着她。忽然,小仙女开口说话了,清脆的声音赛过银铃:

王子娶了棕黄色头发的黑眼珠美女。然而他和新的妻子在一道,甚至没能幸福地过上三天。起先,美女要求买一张镶满钻石的床。这还不过是开个头罢了。一种要求刚刚得到满足,她马上提出另一种,而且都是任何人也想不出来的、刁钻古怪的要求。万一王子不能使她如愿以偿,她便顿时眼泪鼻涕,又哭又闹,咒骂丈夫。这个美女如此贪得无厌,王子被纠缠得实在没法忍受,终于把她逐出了宫门。

他俩在月光下长时间地散步,欢悦地互诉衷肠。说也奇怪,当他俩情话绵绵的时候,在王子的眼中,娇小的仙女明显地长大起来。等到分手的时刻,仙女已经比隔夜长大了两倍。这样一来,她戴不进那只小手套了。她把小手套赠给王子,并且说:

本文由ca88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苏里曼和瓦利雅的故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