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风俗习惯 2019-11-08 21:53 的文章
当前位置: ca88 > 风俗习惯 > 正文

他乡变故乡,钱塘江尽到桐庐

山水有缘:

回想往事,李锡元讲述了两个真实的故事:余金法是桐庐分水镇县西村的一位普通农民。1985年,50多岁的他带着两个儿子在荒山上“挖山不止”,劈山造林。听说此事,1987年初夏的一天,叶浅予特地去山上看望余金法。见到余金法,叶浅予上下打量,一连问了几遍:“你就是余金法?”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叶浅予拍着余金法的肩膀说:“你每天挖山种树,是个活愚公呐!”此后一连几年,叶浅予每次回乡都不忘看望余金法,还为余金法画画,送给他。

桐庐县位于浙江省西北部,钱塘江上游。上有新安江、千岛湖。境内群山叠嶂、溪流纵横,形成了奇异的山水风光。穿城而过的富春江,江水澄碧,如诗如画。古人有诗为证:一折青山一扇屏,一湾碧水一条琴,无声诗与有声画,须在桐庐江上寻。难怪北宋大文豪苏东坡亲临桐庐时感叹:“三吴行尽千山水,犹道桐庐更清美。”自古以来,来桐庐登山玩水、探幽访古、猎奇览胜的名人雅士络绎不绝,留下赞美富春江的诗文达数千篇之多。

赵德润告诉记者,此次创作团队的60位画家将沿着富春江选取60个经典场景创作,并有10位诗词作者创作关于富春江的诗句。他说,时代变了,富春江两岸的景色也变了,我们希望通过画家的笔,记录下新时代的富春山居新景,与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相媲美。

一次,黄伯君出“远门”到建德进一批生漆,路过桐庐时天都黑了,于是在桐君山对面一个小客栈中住了下来,计划第二天一大早再乘车到建德去。当晚阵阵风雨敲窗,他依然睡得很沉,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是命运的“敲门声”。

相关文章:叶浅予故乡巧打“文化牌”

图片 1岁月悠悠杨达林

从目前参与的创作画家队伍来看,活动得到了海峡两岸60多位书画名家的支持和响应,具有广泛代表性。艺委会由国务院参事室副主任、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担任主任。他表示,《新富春山居图》创作要突出两岸画家共同创作的合作精神。要注意表现两岸文化统一的时代主题和富春山居图合璧的创作主题相统一。并认为,两位主创画家作品笔墨中有很多相通的元素,完全有可能通过合作创作出优秀的时代画卷。

他家祖祖辈辈都是“土里刨食”的农民,可黄伯君的心中偏偏充满了诗情画意。他自幼学习成绩优秀,酷爱绘画和写作。一本《富春江画报》成为他艺术道路上特殊的“启蒙老师”。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说起叶浅予晚年回乡的景况,原桐庐县政协主席李锡元在记者面前掐着指头,计算了大师回家的总数:十七趟。

桐庐历史悠久,传奇颇多,遗迹丰厚。药祖圣地桐君山与桐庐县城一水之隔,在富春江、天目溪汇合处,有一峰突兀,被称为“峨眉一角”。据《浙江通志》记载,这座山是中药鼻祖——桐君老人结庐炼丹之地。桐庐地名也由此而来。

图片 2

来自“第二故乡”人民的信任,让他感动,更让他振奋。他随之根据“画城桐庐”的优势,确立了桐庐美协发展的新路径,即:抓普及、促提高,出人才,出精品。

许志英是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1992年,她与老伴袁关兴经人介绍,到桐君山上的“富春画院”照顾叶浅予的生活。在许志英眼中,叶浅予生性开朗,在江边捡到一块好石头,会左看右看老半天,像个小孩一样。兴致来了,还会摇个老蒲扇给人讲故事。对袁关兴做的菜,叶浅予也赞不绝口,有时还会捋着衣袖下厨房说是要学做菜:“来来,关兴,来当我的师傅!”这一年临回北京前,叶浅予对两位老人说:“我看你们夫妻俩别走了,就住在桐君山上吧,那样我会觉得家里有人等我。”从此,每年等候叶浅予回乡,成了许志英与老伴最重要的事。1995年5月,当夫妇俩听到叶浅予去世的消息,悲痛不已。一连几天,袁关兴不吃不睡,总是呆呆地望着山下的路口出神,口里念叨的只有一句话:“我不能走,叶老一定会回来的,我得等他!”

富春江历来为中国文人墨客游览吟咏之所,现在是国家级重点风景名胜区。翡翠般的富春江流贯桐庐全境,造就了“独绝东南”的富春江山水,也孕育了具有1600余年历史的富春江山水诗词文化。元代大画家黄公望的传世画卷《富春山居图》和当代著名画家叶浅予的《富春山居新图》,描绘的就是桐庐的秀美风光。来到大师的故乡采风,令艺术家们非常兴奋,叶老的学生、名家画名城采风团名誉团长杨达林一路上心潮澎湃,他告诉记者:“叶老一生致力于两件事——教学和创作,很多创作灵感都来源于他的家乡,他的画根基深厚,每根线条都干净利落,就像他的家乡一样山清水秀,干净清爽。”

担任《新富春山居图》长卷创作主笔之一的宋雨桂先生说:此次创作《新富春山居图》是两岸艺术家的共同愿望和灵感的激发。作为创作团队里的一员,我觉得这是一份责任、一份使命。 宋雨桂用富春江上白了头来形容创作的难度。他说:《新富春山居图》不是临摹,而是全新的创作,关键点在于居,将当下的春华秋实融入画作。清初石涛说过笔墨当随时代,这次的创作是以新时代为背景,以新的思维、创作技巧、创作理念表现富春江的景象。宋雨桂先生因《新富春山居图》的创作活动与桐庐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多次在不同场合称自己为桐庐市民,视桐庐为自己的第二故乡。在此次媒体通报会上,桐庐县委、县政府授予宋雨桂为桐庐县荣誉市民,并进行了授牌仪式。

经过两年进修,他的画作透出了高远的意境,字也更显丰神飘逸。山水画在省内外画展中屡屡入展获奖,一举成为全国画坛最具实力的中青年后起之秀!

谈起往事,李锡元沉浸在回忆中。回想起1984年第一次见到叶浅予的情景,李锡元仍历历在目。刚开始时大家还真有点紧张,怕接待不好这位大画家,但见面之后,所有的担心都烟消云散,“叶老一副普通的穿着,看上去很随和,一点没有大画家的架子。”回到故乡,叶浅予走遍了桐庐的山山水水,访外婆家,看芦茨戏,重温了童年美好的回忆。在茆坪村,叶浅予称赞村里的“文安楼”为“江南第一农居”,多次坐在“文安楼”的望月台上,面对如画美景写生作画。

桐庐的历史可追溯到上古。早在黄帝时代,这里已经炊烟袅袅,桐庐的先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公元225年,桐庐设立县治。从此,一个富足、美丽、宜人的富庶之地、文明之邦闻达天下。

中国文联副主席冯远和冯骥才等担任委员,对活动创作的作品进行把关。冯远认为,笔墨当随时代,《新富春山居图》创作要在中国绘画传统经典的基础上画出时代的精神,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冯骥才也表示,重访富春江,寻访历史遗迹本身就是一件美好而浪漫的事情。两岸两位实力派山水画家合作《新富春山居图》,其内蕴意义远远超越画作本身价值,这个活动可以说是创意无限。

笔下的山水有了新意境,胸中“旧梦”也更加明晰。2007年的一天,机缘巧合,黄伯君又来到向往以久的桐庐。

1922年,年仅15岁的叶浅予考入杭州盐务中学,从此开始在异乡的生活。漂泊在外的日子,叶浅予自学成才,集漫画、速写与中国画于一身,成为20世纪中国美术史上杰出的艺术家。然而,叶浅予却从未忘记生他养他的故乡,到了晚年,思乡之情更是一日胜过一日。这样一位名人回乡,少不了联系接待,李锡元就是陪同叶浅予次数最多的人。“叶老每次回来之前,都会提前打电话告诉我,从上世纪70年代末至1995年去世,他回桐庐先后有17次,我陪同接待就有13次。”

第1页第2页第3页

4月23日,由国务院参事室、中央文史研究馆主办的《新富春山居图》创作活动,在浙江桐庐叶浅予艺术馆举行了媒体通报会。同时,第四次《新富春山居图》创作采风活动拉开帷幕,宋雨桂、孔仲起、苗重安、李小可、李庚、赵振川、张复兴、杨大名、刘震力、韩长利、曾先国、贺成才、黄洪涛、魏广君、吕坤和、林昌德、陈朝宝、黄才松等两岸书画名家作为第四批采风团成员在桐庐进行了为期两天的采风之旅。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华书画家》杂志社社长赵德润与创作团队,向来自中央、省、市的各主流媒体通报了《新富春山居图》创作活动自去年10月启动以来的有关情况。

画山画水:

元代大画家黄公望曾以3年时间绘成名震古今的《富春山居图》,在中国美术史上留下了一曲佳话。而今,一幅长32米、宽95厘米,比黄公望《富春山居图》足足大5倍的《富春山居新图》赫然问世。在迎来画坛巨匠叶浅予百年诞辰的日子里,记者专程来到位于富春江畔的桐君山“叶浅予故居”,品赏大师杰作,回味当年这位画坛巨匠与故乡之间的深厚情缘。

9月的桐庐丹桂飘香,青山绿水之间散发出泥土的清新和果实成熟的味道,这种味道弥漫在这个江南小城里。走在县城的大街上,会感到街上的行人虽步履匆匆,却衣着光鲜,满面喜气。与以往不同的是,在县城的老街、在山坡、在溪水边,出现了很多不修边幅、留着长发或蓄着大胡子的人,他们大多是来参加著名画家叶浅予诞辰100周年纪念活动的,其中就有一行10多位名家画名城采风团的艺术家们。在江南这个美丽的小城,在这美好的季节,他们去钓台观古,访七里泷白云人家,登桐君山品茗,赴圆通寺忆旧,闻东门渔舟唱晚……

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著名山水画家宋雨桂以及台湾画院院长江明贤为《新富春山居图》长卷主笔。活动顾问组邀请香港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国学大家饶宗颐,台湾著名画家欧豪年,上海文史研究馆馆员陈佩秋,中国美院美术史权威专家王伯敏担任顾问,拟请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袁行霈、故宫博物院院长郑欣淼等创作诗词。

有一次,他在这本画刊上看到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一时间竟然看呆了。那时候他不知道画中的“富春山”在哪里,可画中展现的深邃悠远之美,却让他久久萦绕于怀。就这样“桐庐”两个字闯进了他的生命,从此再也没有离开。

晚年17次回故乡

画家们研究长卷创作情况

与桐庐的一番“美妙邂逅”,使黄伯君艺术梦想又如“野草般疯长”,从此之后,他一边创业,一边“从艺”。2000年开始他参加慈溪文艺界举办的一些活动,并因此接触到了许多名家,还得到了名师指点,由此慢慢地接受了专业、正脉的艺术熏陶。

第1页第2页第3页

在整个《新富春山居图》创作活动中,来自海峡两岸的60多位画家先后四次来到富春江两岸采风。据悉,《新富春山居图》将于6月完成创作,9月于国家博物馆进行首展,随后将到台湾等地巡展。

图片 3

李锡元,原桐庐县政协主席。

编辑:成小卫

去年6月份,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共同主办的“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我县美术家协会主席黄伯君的参展作品《山青灭远树 水清无寒烟》大获好评。

图片 4叶浅予

据介绍,此次创作是一次主题鲜明的重大题材集体创作活动。《新富春山居图》规格尺幅非常大,横3600厘米,意含烧成两段360年后再合璧,也是当代最长的由名家集体创作的经典书画长卷;纵60厘米,取其分藏两岸60年又合璧展出之意。

图片 5

原标题:【点赞】他乡变故乡 这位书画双国级会员一头扎进桐庐富春山水里

责任编辑:

未曾“谋面”情已牵

桐庐画坛的“掌门人”

多年来,他专门组织举办美术培训班,由美术骨干担任指导老师,凡绘画爱好者都可报名参加;他充分利用自身的资源,邀请省内外名家来桐庐举办讲座,并请浙江画院专家前来看稿指导,点评作品。本地作者获专家点拨后,有了显著“艺术进步”他还带领组织县内创作骨干赴外地联展交流,自己也赴多地采风。

2011年,黄伯君从媒体上了解到这样一个信息:温家宝总理第三次同海内外网友进行在线交流时提出:“终有一天我们会实现一个更高的愿望,让一个完整的、统一的中国的河山得以实现,让一幅完整的《富春山居图》永远合璧在一起……”黄伯君很激动,他想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实景地在桐庐,我们何不创办一个“黄公望画院”呢?

那天他没有走,而是留下来“拜谒”富春山水,心里闪过一个念头:有一天我要来富春江边开一间画室……

深寄情素尺幅间

黄伯君翻开了人生新篇章,内心的激情翻滚涌动,他将自己内心对第二故乡桐庐的热爱和富春山水的美,挥笔寄于尺幅之间,并在牛山坞设立了自己的新画室——“牛山草堂”。

图片 6

第二天早上,他开门后被眼前的景色“震住”了:一夜风雨过后,富春江上飘浮着轻纱似的白雾,对面浓绿掩映的桐君山若隐若现,桐君山的白塔像是悬浮在白雾之上,灵动得仿佛来自天外……自小酷爱画画的他,感受到了一种令人震憾的美,脑子里情不自禁回想起《富春江画报》上看到的《富春山居图》,不由得感概:原来,世上真有这样美的地方!

富春山水:

心中有爱,眼前有景,富春江畔有家。

令他欣喜的是,他的想法获得当时县文联领导支持。画院成立后,这些年来,在黄伯君的牵头下,曾多次联合多家艺术院校在韩国、西安、云南等地承办美术作品交流展。黄公望画院,成为画城桐庐的又一文化品牌。

二次来桐庐,黄伯君对这里的一草一木更加沉醉,他当即作出一个决定:不当富春山水的“匆匆过客”,而要与画城桐庐“一生相伴”。他决定在富春江边找一间画室,静下心来写字作画。在朋友帮助下,他很快就实现了心愿。更美的是,他还在桐庐找到意中人,并于2008年结成良缘,成了桐庐女婿。

图片 7

可他并不满足,2006年,他把手头的生意悉数委托给了别人打点,自费赴北京中国艺术研究院深造,一头扎进了“艺海”苦苦求索。

“桐庐是我福地!能在这方土地上安家立‘业’,展示平生的艺术抱负,也是我与富春山水之间的缘分!”黄伯君与富春山水“缘分”,说来意味深长。

一幅山水画作能在国家重大的纪念活动中,参加高规格的画展,并且获得专家的高度赞赏,黄伯君感到非常荣幸。事实上,自从“投奔”富春山水而来,他的画作已经多次在国展上“崭露头角”了!

黄伯君将一颗心,一支笔融入富春山水。2012年,在全县各文艺家协会换届过程中,黄伯君顺利当选为县美术家协会主席,并在2017年底的换届中连任,扛起了引领桐庐画坛前行的大旗。

“尺幅之间见芳华”。已过“知天命之年”的黄伯君,是慈溪市长河镇人。他于2007年来到桐庐定居,成为“新桐庐人”,如今的他,还是我县美术界的“领头人”。他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浙江画院研究员、杭州市美协主席团成员、桐庐县文联兼职副主席、桐庐县美术家协会主席、政协桐庐书画院副院长、桐庐黄公望画院院长。也是我县唯一一位书法、美术双国级会员。

黄伯君对桐庐爱得更深,每当有全国各地艺术界的朋友来到桐庐采风写生,或老乡来桐庐观光旅游时,他都以主人的身份热情接待。他为他们当“导游”介绍山水美景时,“我们桐庐”这几个字总是自然地脱口而出,满是自豪!

编辑:王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由ca88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他乡变故乡,钱塘江尽到桐庐

关键词: